染上,幻滅 - 主打APH的冷配集中文站。

04«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6
08

03

15:49
Tue
2010

No.075

【公告。本子試閱】英灣小說本-愛情如同信仰《藍薔薇》。


CP:英× 灣

。以動畫APH為基礎延伸
。歷史部份涉入有,慎入
。英灣合本《愛情如同信仰》試閱版本
。本子其餘文章試閱請移至公式站:秋時,或各參與寫手之個人網站

請勿盜文。 

  即便是夏季,入夜後的海風依舊能夠冷進骨子裡。
  用代表東方血統的黑瞳遠望著深藍海面,沒有外套以擋風的台/灣因涼意襲身而瑟縮起肩膀,雙手也逐趨冰冷。即使如此,她也沒有任何一絲想離開的衝動。自內心表露而出的惆悵讓她本就好看的側臉更增添了幾分神祕,宛若出水芙蓉般的令人著迷。
  在這空無一人的廊中,只有少女慵懶地倚在欄上。
  會搭上這艘軍艦是她怎麼也想不到的事情……不,或許該說她根本不希望會有這天更貼切。
  中/英/鴉/片/戰/爭的結果──中/國,即是她長兄王耀所領的清軍慘敗。
  為了保護人民及土地,決意捨棄尊嚴的王耀將在今晚將被迫簽下不平等條約。對一向自視為天朝上國的他而言,這般舉動等同於將他過往的威嚴給丟棄至地、任人踐踏。
  『只要能夠保護人民,我的尊嚴根本不算什麼。』抱著滿身傷痕歸來,當時早已精疲力竭的王耀硬是對擔憂的台/灣與香/港擠出了個笑,眼淚卻無預警的撲簌流下。
  他們彼此相擁,瀰漫於無聲中的悲傷顯得更為淒涼。
  「如果不是英/國……」
  低聲自語,台/灣緊揪的眉頭因再次撲面的冷風而鎖得更緊,但身體的冷卻無論如何也比不上心底的淒冷。
  是啊,因為除了擁抱著無力感之外,她什麼也無法改變。
  什麼都,改變不了。
  「在這裡吹風會著涼的喔。」
  身後突然傳來陌生的男性嗓音。
  灣緩緩轉身,映進眼簾的是一名金髮綠眼的高挑男人。
  帶著漾在嘴角的笑意,男人邊走近邊看著露出警戒表情的她。
  即使與他面對面相看,灣也沒有露出怯弱神情,因為她也正在打量著眼前的這名男人。
  金髮、碧眼……相貌堪稱英俊的男人光看外表就知道他是個外國人,但令灣錯愕的是他的中文竟能說得如此流利,於是她立刻就知道眼前的他絕對不是個泛泛之輩。
  「不介意的話,披我的外套吧。」
  「喂、你……!」
  毫不理會她的錯愕,男人主動地將自己的西裝外套脫下並披在她身上。
  灣雖然想立刻拒絕掉男人的好意,卻沒想到會在下刻被他給緊緊地按住了雙肩,讓她無法將外套給甩開,就這樣任憑全身被突如其來的溫度給包覆。
  有那麼一剎那,外套上所殘留的他的體溫竟讓她感到心慌意亂。
  「披著吧。」
  四目相對,他那雙美麗的眼瞳散著足以奪走所有光彩的綠。
  即使眼神中存在著幾絲溫柔,不容對方反抗的銳利氣勢也無法被完全地掩蓋過去。所以在這僅有兩人共處的當下,不敢輕舉妄動的灣只得咬緊下唇,只因她實在無法預估男人接下來會如何行動,尤其眼前的他又一直掛著那似乎別有涵義的笑。
  「……你們對待女性都是這麼霸道的嗎。」
  「為了對方著想,有時候霸道一點會比較好。」
  他話剛說完,她就馬上拍開他放在她肩上的手。
  「不需要你雞婆。」
  「這可不行,妳是我的客人啊。」露出有些吃痛的表情,他隨後苦笑著收回雙手。
  「客人?」
  灣還在為他的話而感到困惑,幾道急促的腳步聲便劃破了這略顯死寂的情況。

  ──「終……終於找到您了!長官!」

  她似曾聽過的異國語言爭先恐後地穿入耳際。
  幾名身穿異國海軍軍服的金髮士兵慌慌張張地朝他們跑來,在立正定位後,紛紛向灣身旁的金髮男人行舉手禮,這種情況讓處在陌生之處的灣不由得害怕了起來。
  怎、怎麼辦!看這情況……這奇怪的男人似乎是這艘軍艦的高級長官……
  「請您別再溜達了,會議馬上要開始了啊!」
  「我知道了,我等等就過去。」
  海軍們緊張的神色與男人一派輕鬆的對應形成強烈對比,在一旁的台/灣此刻更是全身不自在。所以而後,海軍們終究還是注意到了與他們髮色、眼珠顏色皆不相同的灣。
  「長官,請問這位小姐是……?」
  「!」
  雖然不懂海軍所說的話,但一見到他們那審視般的打量神色,灣就不自覺地往後退了幾步,雙手下意識地拉緊了身上的、那不屬於她的西裝外套,外套上的氣味與溫度給了她暫時的安全感。
  即使深覺矛盾,灣卻也沒有鬆手的打算。
  「夠了,別大驚小怪。」
  男人往前站出一步,相當自然的將正在顫抖的她給護在身後。
  「你們會嚇到這位小姐的。」
  「是,真的非常抱歉……」
  一接觸到長官的嚴厲眼神,海軍就急忙低頭道歉,只因為光是那一瞬間的眼神斥責就足以給予他心理上的極大壓力。
  佇立在男子的身後,灣悄悄地細視起他。
  金色的髮被海風輕柔吹撫,即使在夜晚,都好似閃耀著難以忽視的光輝。就連那雙充滿蠱惑力的眼曈,都奪目到令她心頭被莫名的情愫牽繞。所以灣這也才發現,這個男子的背影比起他所熟稔的王耀的背影還要更為高大、更為遙不可及。
  但誰知──
  「你們無須警戒,她是王耀身邊的人。」
  ──她動心的時刻也僅有一剎那。
  「妳說對吧,福/爾/摩/沙小姐?」
  倏地,灣摀起嘴,吃驚地睜大了眼。
  不僅僅是因為從他口中聽見了兄長的名字,更是因為不敢相信自己的身分竟老早就被他掌握。
  「你、你為什麼知道我是……!」
  「當然知道啊。我都說了妳是我的客人嘛。」
  轉身,男人低下頭並湊近了一臉尷尬的灣,她烏黑的瞳孔裡倒映出了他頗帶得意的自信神情,臉上的那抹笑容也在此同時令她難堪不已。
  「……你究竟是誰?」
  「我叫做亞瑟柯克蘭。」
  「亞瑟……柯克蘭?」
  不安如同泉湧,身體在顫抖。一聽見這個名字,灣那開始動搖的內心裡就似乎浮出了某個答案──關於眼前這男子的身分。
  「那我──說得完整點好了。」
  傲人的笑容是絕佳的武裝,凌人的氣勢是完美的威嚇。他捧起她的手,順勢在上頭落下如羽毛般輕柔的吻。
  「初次見面,福/爾/摩/沙。」
  她突然想起來了,她聽過他的名字!
  所以,絕不會搞錯的,眼前這人……
  「我是英/國,名字叫做亞瑟柯克蘭。」
  必然的相遇,使短暫的接觸點燃了曖昧的導火線。

  ──「歡迎妳,來到我的康/沃/利/斯/號。」

  沒錯,她所在的這艘康/沃/利/斯/號(HMS Cornwallis),其實正是英/國/海/軍的軍艦──也就是《南/京/條/約》的簽約地。





※試閱結束。


Trackback

Post

您的名字:

Url:

密碼: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08

05

edit
奈米 [No.161 - 22:27 2010]
啊啊啊啊啊啊啊!!!!!(完全說不出話了)
好久沒看到卡琳桑了!
最近有好多人在這留言
感覺自己的留言都被淹沒了呢!

很想訂你們的本子耶!
可是我也是第一次接觸這些東西
不管是買本子、去PF13、還是寄送東西
我都搞得一頭霧水QAQ
我還特地跑去問阿凝
結果好像還造成人家的麻煩(跪)
所以我想再問一次
可以加琳桑的msn嗎?
這樣如果有問題比較方便問
(當然這樣也比較方便撘訕)(炸
還有我想再問一下
預訂到什麼時候呢?
08

05

edit
本旅 [No.162 - 23:57 2010]
(偷偷浮出來)
奈米桑(揮手)...
預訂最好是在九月初前喔(→正在想截止時間抱歉)
如果PF13報攤有成功的話就會在PF13。
通販就是指買家先行匯款給賣家,賣家才寄貨品。
匯款方面可以知識+或郵局問一下,會比我說得還清楚(低頭)。
不過通販事宜就只得等到PF13完後才會處理,不好意思(這人也第一次弄這個)。

我回答是這樣的,希望可以接受。

(潛下去)


08

13

edit
卡琳 [No.168 - 12:49 2010]
加MSN當然沒問題.但請務必告訴我你是誰喔ˇ
欸?其實我已經忘記究竟有沒有加奈米了(老人癡呆喔你
比起MSN.我比較常在噗浪上出沒.奈米你知道的ˊˇˋ(什麼啦)

本子方面.既然主催都給回答了.那也就沒我的事了
感謝奈米的支持與阿榕的回答ˊˇˋ(沉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