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上,幻滅 - 主打APH的冷配集中文站。

04«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6
03

29

00:02
Mon
2021

No.0183

【排球少年】菅潔《引火》(R18)


CP:菅原孝支(哨兵) × 清水潔子(哨兵)

。R18

。以ACG作品《排球少年》為基礎延伸
。哨兵嚮導AU,有部分私設
。前後文風差很多請小心食用
。有其他角色串場
。大概可能有機率會變成系列文(?)



就像是把僅存的理智都給了此刻正負責守備的精神嚮導,他們近乎瘋狂地交纏著彼此的身軀。

在所謂的「結合熱」面前,平時的穩重與成熟竟如同泡沫一般脆弱不堪。

淫猥的呻吟、難耐的零落喘息以及此起彼落的囈語,變得黏膩勾人的信息素與聲音在空間內瀰漫、重疊。
放大的五感被性愛的衝動吞噬,於是最終被迫殘存的,僅有宛如野獸般的饑渴靈魂。

任憑鍛鍊結實的腹部殘留方才歡愉過後的白濁,他用雙手緊緊扣住她的腰,不斷又不斷地往前挺送至今仍過於精神的下身,動作粗暴且毫不憐惜。
沁著汗水的髮絲凌亂地披散在肩上,她趴跪在已被彼此扯破數處的白色床單上,一邊感受男人的猛力推進,一邊試著將快感所帶來的疼痛轉移至緊抓床單的指尖。

查覺到那被逐漸堆積的衝動將傾巢而出,他覆下上半身,轉而握上了她的雙手,一把將她狠狠箝制在床上。

「嗯啊……!」

背部和他滾燙的身軀相互貼合,她感覺全身都被密實包覆著,無從脫逃。

男人側過臉去舔上她的耳珠,近在耳際的吸吮聲摻著他溢滿情欲的低喃,下身被牢牢吸住的緊實感讓他數度頭暈目眩。
她身上散發的香氣與逐漸濃烈的信息素,更是弄得他情迷意亂。
難以退去的脹痛、無法降下的高溫,再加上正興奮叫囂著的感官,使得他的腦海裡只剩下「要占有她」的這個強烈念頭。

至於被囚禁在他懷裡的她,則被花穴傳來的陣陣貫穿感給弄得目光渙散,因情慾而湧上的淚水在眼眶打轉。
然而無論被抽插了幾次,她都難以克制那份彷彿能穿透全身細胞的劇烈刺激。
在那偶爾難以辨識的熱切呻吟之中,時不時會穿插進男人的名字。
聽聞呼喚的他,也同樣會深情地以她的名字做為回應。

「……唔!」

瞬間的痙攣猶如電流竄過全身,他悶哼一聲,再度將自己的灼液給射入對方早已被填滿的幽徑。
她微張著嘴,缺氧般地不斷吸吐,精液沿著她濕漉漉的大腿緩慢流下,染在床單上的交歡水漬很快就被新的熱液覆上。
然而明明才剛發洩完畢,雙方的體力都沒有被明顯削弱。

從雙方的結合熱發作以來,這已經是期間內的第五次交媾,然而兩人的發情症狀卻幾乎沒有減緩跡象。

「……不、不夠……還不夠!」

此時,女子突然回過身子,轉而撲倒了方才在她身上肆虐的男人。

「我還要……再給我多一些……!」

情動時分,她無比熱情地親吻著他的嘴唇,手也順勢握上對方發燙且硬挺的柱身,熟練地上下滑動了起來。
此起彼落的快感交互竄動,嘆息逐漸轉為低吟,他也忘情地用舌尖纏繞起她的舌頭,那雙無從安分的手在她的背脊與臀部反覆留連。

「哈啊……再、再快一點……嗯……!」
「嗯、唔……!」
「……可惡、妳……也咬得我、太舒服了吧……唔!」
「好深……唔、要、要被弄壞了……啊啊───」

除了長短不一的陣陣呻吟之外,甚至不斷吐出了跨越尺度的直白話語。
數不清彼此究竟實際操演了幾次的魚水之歡,兩人的親熱從傍晚延續到隔天清晨才總算消停。


─────天微亮,晨光穿透了原本灰暗的室內。


菅原孝支直到尋回自己的意識之時,才發現昨晚的自己做了非常不得了的事。

他的結合熱發作了,而她竟然也同時發作。

更糟的是,抑制用的藥片似乎是在躲避敵方追擊時遺失了。

在沒有嚮導或以嚮導素做為藥片控制的狀態下,要抑制結合熱本就有一定的難度。
而若是兩名哨兵都進入了結合熱狀態,亢奮的信息素就更會提升雙方的情慾共鳴。
雖說結合熱發作的期間會因此被拉長,可做為交換的是,雙方在歡愛過後,反而能維持住更長的正常狀態,延後下次結合熱發作的時間。
話雖如此,但他明白他們兩人昨晚交歡時可沒想那麼多,完全就是遵循原始的本能在索求。

畢竟當時身邊只有彼此,所以才不得不選擇了對方做為減緩結合熱的對象。

「該說幸好我們是負責情報偵察嗎……」要是在交戰前線一起發作,那可不是開玩笑的。

他反手覆上自己的額頭,試圖擋去有些刺眼的光芒。

「嗯,你說得對。」
「妳、妳醒了嗎?!清水……!」

沒料到睡在身邊的清水潔子竟突然出聲,菅原嚇到差點從床上摔下去,幸好對方眼明手快地拉住了他。
將男人拉回床上,維持側睡姿勢的她點了點頭,沒戴眼鏡的模樣看在他眼底有些新鮮。

「謝謝……!還有……呃,那個……」

菅原試著說些什麼來化解這奇妙的氣氛,畢竟現在的狀況真的有點尷尬。
他和清水潔子雖然是同期,但基本上只是點頭之交。
豈料這次的前線偵察任務,竟然一下就將他們的關係給直接跳級至肉體層面。

「早、早啊!」

結果最後他只想得到最萬用的問候語之一。

「早安。」聽見他的道早,她輕輕笑了。

潔子緩緩收回了拉住他的手,從手中流逝的他的溫度勾起了昨晚與他溫存的記憶,她於是通紅了臉。
而一見到她突然被紅暈覆滿的臉蛋,他也不由得害臊了起來。

「……」

他們別過了原本凝視著對方的視線,失去屏障而散發出的信息素也變得甜膩了起來。

渾身濕濕黏黏的,床單、被單跟枕頭也全都慘不忍睹,就算不去回想昨晚的彼此有多激情,現場的所有物證便足以說明了一切。
而且更糟的是,由於哨兵的感官比一般人還要優異,除了腦袋下意識自動重播的昨晚畫面之外,凡是殘留在身上的觸感、體液以及氣味,全在未架設屏障的此刻被強制放大。
頸子至鎖骨、甚至大腿根部盡是吻印與咬痕,被指甲抓傷的背部正隱隱作痛。
言語、吐息、曲線、溫度、細緻、結實、迷離的眼神與滿是柔情的相擁,僅僅是碰觸記憶裡的片段,就讓雙方的情緒被撩撥到難以輕易平復。

情報偵察的任務完美地成功了,可兩人卻在面對情欲時雙雙落敗。

「……一起洗吧。」
「……嗯。」

靜默了好一陣子,意識到不得不盡快返回基地的兩人這才緩慢爬起身,一前一後步入了浴室,試圖迅速洗去昨晚那令人魂牽夢縈的一身纏綿。






報告完任務的結果,離開會議室的兩人不發一語地走在迴廊上。

經過了歸程中的短暫討論後,他們決定將那晚的事當作秘密。

雖說為了壓抑突發的結合熱,哨兵之間的肉體關係並沒有被明文禁止,但對他們來說,這僅僅是一場毫無感情基礎且不得不做的交歡,說出去了也只會為兩人增添不必要的麻煩。

走著走著,眼見就要抵達連接著廣場的迴廊出口。
踏出迴廊之後,他們就會回到原本的兩條平行線,回到了原本的、單純的同期生關係。
那夜的春光旖旎,也該像短暫的泡沫一樣,消散在曾經的記憶裡。

「菅原學長!清水學姐!歡迎你們回來!」

甫踏出迴廊,他們就碰上了做為嚮導的孤爪研磨和影山飛雄,以及同樣身為哨兵的日向翔陽。
日向操著無比有精神的嗓門,蹦蹦跳跳地朝菅原及潔子跑過去。

然而和一如往常的日向不同的,則是孤爪和影山那帶著偵查意味的深沉目光。

菅原和潔子試圖控制自己因緊張而逐漸增大的心跳聲,然而那過於靈敏的感官卻反而更是提升了他們的慌張情緒。
比起哨兵,嚮導對於信息素與情緒的感知更加優秀。
所以縱然是對自身屏障有一定自信的兩人,面對那樣的銳利視線仍不免感到緊張。

「哼嗯……」

孤爪微微挑了下眉頭,接著將視線轉回手上的新型遊戲機。
菅原和潔子各自有和孤爪搭擋過所以知道,那個微弱的挑眉……

就是代表了他有查覺到什麼的意思啊!!

但他因為怕麻煩的性格,所以並沒有點破。
這兩位差點嚇出一身冷汗的哨兵,突然很感謝孤爪的怕麻煩性格。
然而,他們卻因為這短暫的安全而忘記了一件事─────

「菅原學長、清水學姐。」

影山飛雄,是個除了戰場上的事之外,耿直到不懂得看氣氛的優秀嚮導。

你們做了吧?
「?!」

於是這兩名總是帶給別人從容與守序印象的哨兵,平靜如水的面容很快就竄滿了紅雲,架起的屏障霎時出現不穩的訊號。
對嚮導而言,這樣的動搖就等於是承認了。

「唉……」孤爪吐出了一聲好長的嘆息。
他早就知道影山勢必會查覺,但要阻止他感覺也很麻煩,所以他索性繼續打他的魔物獵人。

而相較於登時僵硬在原地的兩名當事者,反而是日向因為太過錯愕而發出驚呼。

「影……影影影影山你在說些什麼呢這種事可不能開玩笑……!」
「我沒有在開玩笑!呆子!他們兩人的信息素有交疊的現象!這很明顯就是因為結合ㄖㄜ───」

被不知從哪竄出的黑豹跟白熊給雙雙壓住,影山的發言被強制截斷。

精神嚮導的突然現身引到了週遭的好奇目光,然而菅原和潔子卻只是雙雙回以微笑,擺了擺手和其他人示意說僅是戰鬥演練。
或許得歸功於兩人平時樹立的形象優良,大家都只是笑了笑然後說了句「什麼嘛~」,之後就回頭去做自己的事了。

「不好意思喔,影山。」

轉身與被白熊拎起來的黑髮後輩對看,菅原的那抹笑容看在影山眼裡竟充滿了無聲的威嚇。

「我們私下談談。」
「是……」
「很好!這才乖!」

影山縱然對自己的能力有自信,但也不可能真的在這裡和哨兵打起來,何況在戰鬥方面哨兵往往占了上風。

「孤爪跟日向也請一起過來。」
「咦……」
「喔、好……」

黑豹用身軀擋住了另外兩名準備逃跑的後進的退路,潔子出聲補充。











望著前方的精神嚮導與正被他們挾持的後進們,跟在後頭的菅原和潔子雖然再度陷入了沉默,但彼此似乎都正在思索著什麼。

利用了被眼鏡擋住的死角,清水潔子用眼角悄悄看向了正與自己並肩走著的菅原孝支。

這名前兩天才和她第一次正式交談的哨兵,居然就是她的第一個性對象。

以前擦身而過,頂多就是相互打個招呼。
然而昨天的她,卻因陶醉在性愛的漩渦中,喊了無數次他的名字、說了好多次的想要他與喜歡他。
至今她仍覺得一切如同一場夢,荒誕且瘋狂。

─────可是,令她詫異的是,她並沒有因這場意外而感到手足無措。

縱然現在看見菅原時,心臟還是彷彿被重重撞擊一般不規律跳動。
可她似乎並不討厭這種感覺。

有點搞不懂了……是結合熱還沒退嗎?又或者是副作用?
現在仍驅使她心跳加速的,到底是什麼情緒?
為什麼她會那麼動搖?甚至剛剛在迴廊上,差點就不小心主動牽上他的手。

不過就是交歡了一次……不,真要說的話───其實是交歡了很多次

難不成,是因為肉體而開始對他產生了情愫?也就是說他們身體很……契合
一瞬之間閃過這個想法,她感覺耳朵好像有些發燙。

還以為身為哨兵,只會對未來可能成為自己命定的嚮導有感覺,沒想到─────

「……晚餐。」
「嗯?」

男人的溫潤嗓音將她拉回現實。
身旁的菅原作勢咳了幾聲,臉頰浮起一點紅色。

「晚餐,要不要一起吃?就、就當做是……嗯……」他被自己的突然行動嚇到。「……慶祝偵察任務成功?」

他太衝動了!講完理由後連自己都覺得好牽強……!
對方可是軍隊的女神級人物耶!怎麼可能會接受這麼笨拙的邀請?再說對象還是那個昨晚粗暴索求她的男人……!

菅原孝支暗暗懊悔起自己的自不量力,與在關鍵時刻突然發動的嘴笨。

「好。」殊不知潔子竟然接受了,她也因自己的即刻回覆而吃了一驚。「六點,我會在C棟大樓前面等你。」

聞言,他頓時笑逐顏開,摻著喜悅情緒的信息素不小心透了出來。

「約好了!」
「嗯!」








「信息素交疊的狀態更明顯了……」首先報導現況的,是依然握著掌機挑戰BOSS魔物的嚮導學弟。
「有嗎?我怎麼感覺不出來?」
「就說你是呆子啊。」
「影山你才是呆子!你全家都是呆子!」

於是這兩位準備打起來的嚮導與哨兵,很迅速地就被前輩們的精神嚮導給二度壓制。




Fin。




※後記


第二次發排球文居然……
又是,然後還是同一對CP(掩面)
他們在我心中明明應該是青春又酸甜的純情CP啊!(沒說服力)

話又說回來,這篇一開始明明這麼肉欲,最後怎麼變成戀愛喜劇……XD
而且我一開始原本只是想寫一個CP九種可能(?)的百字段子集合而已,
豈料到最後哨兵×哨兵就直接一篇orz
所以萬一如果真的之後有後續,應該就是其他的組合可能吧。
哨兵×普通人、嚮導×嚮導等等之類(幹嘛又自己挖坑)

會寫這篇主要是因為前陣子看到有人在推廣哨兵嚮導AU,所以就有點想試試看。
世界觀跟設定很有趣,但實際寫起來就發現果然沒那麼容易掌握……
所以在一般通用設定中,沒有提到/沒有統一寫法的狀況與試想/細節,
就請容我自己私設了,還請見諒(鞠)
話說一旦開過車了,好像就沒那麼擔心再次上路了(講什麼)

原本其實是想讓宮侑或及川登場的,
但感覺菅原和潔子會被公開處刑&社會性死亡(?)於是結尾難以收拾,
所以最後決定改成日向、影山跟研磨XD

最後依然萬分感謝撥空看完本篇的您喔:D

Trackback

Post

您的名字:

Url:

密碼: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