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上,幻滅 - 主打APH的冷配集中文站。

04«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6
03

17

21:43
Wed
2021

No.0182

【IDOLiSH7】全員向《COLORS》× 08


。以ACG作品《IDOLiSH7》為基礎延伸
。借用ACG作品《PSYCHO-PASS》世界觀設定
。全員向
。應該算是有打起來了(?)
。年齡設定為原作多加2歲(因為這樣BUG比較不會那麼大(住口
。說是這樣說可是我沒辦法寫像虛淵玄或沖方丁那樣的劇情XD



衝突總是來得突如其然。
七瀨陸一行人在搜索了和泉一織刻意排除的兩處藏匿地點後,沒多久就在他事前預測的路線之一遇上了逃亡中的目標對象。
目標對象遠遠看去是個普通的高瘦的青年,但當陸一拉近距離細看,對方那過於蠟黃的面色以及明顯凹陷的臉頰,讓他僅憑肉眼,即可判斷眼前的人正處於異常狀態。

「不、不要動!」

縱然一直在內心告誡著自己要鎮定,緊張感卻不減反增。
他明白自己仍不具備開槍的勇氣,可陸還是舉起了主宰者,筆直地瞄準了目標對象,以確認對方此刻的犯罪指數。

「我們是公安局的人!你已經被包圍───」
「───去死吧!」

豈料對方似乎並不畏懼陸的舉動,在經驗尚淺的監視官稍微將注意力轉至判定數據的一瞬,青年迅速拔出藏在腰間的兩把槍支,發狂似地朝他們開了數十槍。

「去死去死去死!公安局的走狗都去死!!!」
「?!」

相較於經驗不足的陸,一直都在戒備狀態的二階堂大和與六彌凪則立刻採取了應對。
殿後的凪大掌一伸,一把將陸給拉離了原處。
至於做為開路前鋒的大和則像是能預測子彈軌跡一樣,他靈敏地閃過彈雨,持著主宰者朝著目標對象衝去。

「怎、怎麼可能……!」

大和那不可思議的反應速度令青年非常錯愕。
擁槍也非一天兩天的事,所以他對自己的槍法還是有一定程度的自信。
然而他的攻擊非但沒有命中半個目標,眼前那名戴著眼鏡的執行官除了持槍外,甚至還順手抄起了路邊的廢棄鐵棒朝自己丟來。
感受到生命威脅,青年瞪大了充血的雙眼,決定選擇拔腿就跑。

「阿凪,陸就交給你了。」
「No problem!」
「等……等等!大和先生!」

還沒從判定的數值結果與槍擊中回神,陸的思考似乎追不上過於快速的現況轉換。
心跳過快,腳有些發軟,剛才的交擊令他措手不及,只得愣愣地盯著大和離去的背影。

那名目標對象,不但持有槍枝與管制藥物、狀態異常,甚至還對他們採取攻擊,然而主宰者所判定出的,卻是低於標準的、僅有30的犯罪指數

……為什麼?是希貝兒系統出錯了?

不對,目標一開始被無人機捕捉時,明明是超標的326啊!所以他們第一分隊才因此出動……
再說了,指數怎麼可能一夕之間有著這麼大的變動?
那麼……是藥物嗎?但就他所知,現有藥物中並沒有能如此迅速控制指數的種類……
可就算如此,那些鐵錚錚的犯罪可是事實啊!
那些事實居然可以透過藥物去影響希貝兒的判定嗎?

明明是做為社會最高標準的萬能希貝兒系統,怎麼可能會判定錯誤───

「陸,It’s ok!」

金髮執行官的柔和嗓音讓陸回過神來。

「凪……」
「Let’s go!」

凪輕輕拍了還在發愣的陸,露出溫和的笑。
僅是幾句簡單的話,潛於其中的無所動搖卻莫名令人有著安定心神的力量。

意識到自己不該在此刻陷入沉思,他於是點了點頭,重振姿態,和凪一同朝著大和離去的方向奔去。



「─────你真該慶幸先遇上的是我們。」



與此同時,大和仍緊緊追在目標之後。
故意讓彼此維持著一定的距離追逐,神態輕鬆的他甚至揚起了嘴角。

「如果是另一支分隊,你現在已經是一灘肉泥。」

─────遇上你也沒有比較好!

要不是沒有回頭餘裕,青年早就這麼對他回話了。

選擇了難以辨認的暗道與小巷做為逃亡路線,卻怎麼樣都甩不掉他,而雙方的距離其實也都在對方的掌控中。
而且從那個執行官剛剛讓鐵棒落下的位置來看,那男人是刻意不命中他的。
明明只要他想,那根鐵棒無疑可以一舉將他直接串在地上,讓血流如注的他當下動彈不得。
身後湧來的龐大恐懼猶如死神的聲聲呼喚,雙方實力差距當下立判。

「該死的……!」

跑著跑著進入了死胡同,現下狀況讓青年忍不住低聲咒罵。

「你用了能強制降低犯罪指數的管制藥物吧。」

大和用主宰者指著青年。
他的語氣與其說是提問,不如說是得出結論。

「犯罪指數從一開始的326急速降至30……無疑是過量使用,這是違法的。」
「……那又怎麼樣!」

無路可退的青年轉身舉起雙槍,一邊大吼一邊對著大和交互射擊。

「只要希貝兒判定不出來,我對這個社會而言就不是罪犯!」
「別自欺欺人了,那藥劑若是過量使用,會出現指數飆高的副作用……現在還來得及回頭。」

依然是游刃有餘地穿梭在彈林中,戴著眼鏡的執行官只是訕笑一聲,沒有做出回擊。
於此同時,他的眼角也瞥見了陸和凪從後頭追上來的身影。

「為了我們彼此好,勸你快棄械投降。」

直到青年的槍支已發不出任何子彈,這名執行官才再度舉槍對準了對方。

「不要掙扎。你現在已經沒戲唱了。」

可二階堂大和清楚得很,眼前的這個執行目標,根本不可能乖乖跟他們配合。
他之所以做出了勸說的樣子、之所以不迅速解決目標,不過是為了讓此刻仍過於天真的新任監視官,明白現場狀況與典籍教科書內的內容未必雷同,而做出的實際演示罷了。
畢竟人總是要受點衝擊,才能產生蛻變與成長。

「媽的……你真的當我傻子嗎!」索性丟掉了失去作用的槍,青年的表情變得猙獰。「我告訴你!我是故意跑到這個死路的!」

他抽出藏在身後口袋的手機,單指滑開了被鎖上的螢幕介面。
就算是離得有些距離的陸都能清楚地看到,在那不斷閃爍紅光的螢幕中央,有個炸彈的圖案。
直覺告訴他,那無疑是炸彈的引爆裝置。

「你們通通都給我死在這裡吧!該死的政府走狗!」

認為局勢已倒向己方,青年大笑著,接著按下了那個炸彈圖案。
然而─────

什麼都沒有發生。

「……怎、怎麼會……!為什麼沒有啟動?!!」

青年因錯愕而扭曲了那張蠟黃的面容,他拼命地重覆按著螢幕中央的炸彈啟動鈕,但週遭的一切仍靜悄悄,就彷彿像在嘲笑著他方才的跋扈與得意。
為了抵禦爆炸衝擊而反射性抱住頭部的陸也緩緩收下手,眼前的大和與凪的姿態就像是在夜晚漫步一般,不慌不忙。

「Oh!你是想啟動炸彈嗎?」凪優雅地舉起了主宰者,笑道:「這區域的預設炸彈都已經被我解除囉!」

「什麼?!這、這怎麼可能……!」
「當然有可能。」

對於青年因而露出的詫異神色,大和進行了補充說明。

「畢竟你眼前這個英俊到連男人都忌妒的執行官,可是世界級的駭客。」
「可惡……!」

眼看手裡的牌一張一張被破解,依舊在主宰者射程內的青年咬牙切齒,憤怒地瞪著公安局的三人。

「凪,你是什麼時候解除炸彈的……?!」由於一觸即發的狀態緩解,陸忍不住提問了。
「調整主宰者系統的時候喔!」
「那麼早之前?!」

先不談自己根本沒發現凪的舉動,他甚至不知道目標對象有在區域內設炸彈啊!
要不是有兩名執行官的洞察先機與反應速度,他這名菜鳥監視官可能初次出動就直接喪命了。

這發展讓陸覺得自己像是被狠狠地敲醒,開始在腦海裡思索著回去後要如何擬定訓練菜單。

說時遲那時快,以為要就此罷手的青年竟再度採取了動作───


「……還沒有結束呢!去死吧─────!」


青年拋出了藏在口袋裡的數個小型定時炸彈,使得陸等人瞬間就面臨了爆炸的威脅───
本該是這樣的。

「……我改變心意了。我不想再浪費唇舌。」

豈料就在小型炸彈主動爆炸之前,它們就已經通通被大和用石頭擊中,被強迫在安全的距離中炸裂。

「好……好厲害……!」

好快!不但一瞬間就辨認出炸彈散落的方向,甚至還當機立斷地打了下來……!
為什麼能有這樣的反射速度?難道這就是經驗的差距嗎?
可是現在已經入夜,而且這個地區的照明也幾乎壞了一半,就算動態視力再好,反射速度也不該這麼迅速……

陸一邊敬佩,卻又一邊忍不住對那超人般的反射神經思考起來。

他才想開口問凪,卻發現那凝視大和背影的瞳孔裡彷彿透著一縷悲傷,讓他不禁把話給擱在了喉頭。

疑問一個接著一個浮現,陸順勢將視線轉至於此時突然衝向目標的大和身上。

「哥我啊……」

只見二階堂大和反手用指節推了推眼鏡,倒映在右瞳上的計算數據與標靶影像一閃而逝。


「最討厭爆炸聲了。」


然後,他直對著目標的額心,毫不猶豫地扣下了板機。





一道身影從天花板往下竄出,登時打亂了和泉一織一行人的現有狀態。

沒料到會有突如其來的襲擊,三人很快將瞄準目標從孩童轉向那抹黑影。
然而,雖說主宰者的麻醉槍數量非常充足,可在這個被限制的室內空間中,要不誤傷孩童及自己人、但又得同時壓制來襲者,實在是太過困難的事情了。
再加上對方雖然身材高大,卻身手矯健,甚至能一邊留意孩童、一邊閃躲三人交替的麻醉槍擊,由此可見來者並非泛泛之輩。

在一陣短暫的激烈交戰之後,雙方這才拉開了距離。

一織等人沒有解除警戒狀態,且於此同時開始打量起對方。

身著黑衣及便於行動的褲裝與短靴,眼前的來襲者是名高大且身材結實的年輕男人。
除了明顯掛在腰間的軍用刀及雙手的軍用半指手套外,身上似乎沒有太多其他的裝備。
若不是為了方便行動,就是代表他對自己的武力很有自信。
才會近乎赤手空拳地闖入這裡,毫無畏懼地與三名持槍的公安局人員對峙。

「我說公安局的各位大人們啊……你們要開槍的對象,可全都是孩童喔?」

就在一織準備開口質問前,那名男子反而先笑著出聲了。

「你們真的能狠下心開槍?」

他往前走了幾步,讓頭上那半明半暗的日光燈灑在他的臉上。
不僅是自然而然散發出的強烈氣場,眼前的精壯男子也擁有英挺的長相。
藏於過長瀏海底下的一雙紅色瞳孔,則猶如蓄勢待發的狡詐野獸,彷彿被捕食者只要一鬆懈,喉嚨與四肢就會被他給即刻咬斷。

「還是說正因為是希貝兒的指示,而非你們的自由意志,所以更能理所當然地扣下板機?覺得自己就能撇清關係?」

「……我現在就可以立刻處決你。」

和泉一織並沒有將他的主宰者槍口自男子身上移開。
面對男子那看似想以溫和方式交流的率先談話,這名監視官對此卻蹙緊了眉頭。

【犯罪指數,超過300。】

映在眼瞳上的犯罪指數與提示語音,便是希貝兒給予的絕對指令。
比起同樣指數危險但尚未抵達抹殺地步的孩童們,他們現在更該處理的,便是眼前這名犯罪指數高達513的危險分子。

縱然他們素不相識─────但他必須立刻從這個社會中消失

「太、太誇張了吧!513……?!我已經好久沒看到這麼高的數值了……!」

男子那高得嚇人的犯罪指數,讓四葉環完全掩飾不住驚訝。

「雖說跟小壯比起來都是小意思啦……」
「這是我的榮幸。」環的喃喃自語並沒有被他漏聽,可逢坂壯五依然是那副人畜無害的笑。
「喔,抱歉,我不是在誇獎你……」

將身後兩名執行官的風涼話給放在一邊,一織試圖對被系統視為「抹除對象」的男子重申立場。

「你是誰,究竟想做什麼。」

從一旁孩童的驚恐反應與男子的應對來判斷,對方似乎和他們本次任務的目標對象並非同一陣線。
然而,卻也不是他們公安局的盟友。

「依據你的回答,我可以考慮延後你的處分。」

「這種高高在上的口氣真叫人討厭。」男子聳了聳肩,一臉無奈。「未審先判,這就是正義嗎。」

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單手抽出腰間的軍用刀,在那狀似從容的舉動下,竟是毫無半點破綻的戒備態勢。
一織等人縱然用主宰者瞄準著男子,可在這無法找到突破點的狀況中,他們無法輕易地扣下板機,僅能被動地持續著對峙狀態。
明明是三對一的局勢,卻沒有感受到半點優勢。

「和首領說的一樣呢。」他開始把玩起手裡的軍刀。「公安局就只是政府的走狗,自以為是的正義產物罷了。」

「一分為二,不容許灰色地帶。」
「預知犯罪,說好聽是提前遏止,但又有多少的自由與人權因此被扼殺了呢。」
「先不論我,但這些孩子們可沒有做出任何犯罪事實喔。」
「雖說有成為潛在犯的可能,但他們現在可是受害者。」

他抬高下巴,笑彎的眼神裡盡是冰冷。
原以為會迅速進入實際的武力對決,卻沒想到對方竟先採取理念的宣揚。

「有聽懂嗎?他們是受──害──者──!

又或者,這是武力相互碰撞前的刻意挑釁?

「我覺得他說得對欸,希貝兒系統聽起來果然就是個混帳。」
「四葉!」


─────轟隆!


眾人的思緒頓時被數道轟隆聲響穿透,僅能坐在原地發抖的孩童們禁不住發出了幾道哭聲。

「嗚啊……想起超不好的回憶了……」環深深嘆了口氣,垂下肩膀的他的表情也變得有些緊繃。
「希望不要是在二階堂執行官的附近爆炸。」
「畢竟和哥超討厭爆炸聲。」

偶爾會很佩服在這種對峙狀態中還能閒聊的他們,一織選擇速戰速決,不打算再被動了。

「你就是幕後黑手嗎。」
「不是不是~我只是第三方。解決這些事情是你們的工作。」男子笑著擺手。「我的工作是來奪取資料的。」
「你說什───」
「這些組織以及相關走私物品的資料,我全都要帶走。」

話剛落下,那把軍刀便如電光石火般,從男子的手裡飛了出去,筆直劃出了一道彷彿能割裂空間的軌跡。

而一織的反應也很快,他立刻側身,用槍身將朝自己殺來的銳利軍刀打飛。
環和壯五則接著挺身擋在一織前面,朝男子的四肢紛紛開了數發麻醉槍。
即使失去了武器,男子也未露一絲畏懼。
在靈敏地閃過差距僅幾公釐的槍擊後,他不知何時已退到了擺在空間最裡頭的主控電腦前,並插上了隨身碟,裡頭的程式便自動啟動,開始對資料進行拷貝。

「嘖,檔案太大了,至少也需要十分鐘啊……」

瞄了一眼電腦螢幕,男子故作可惜地搔了搔後頸,展出一抹不懷好意的笑。
從他身上,壓根感受不到一分一毫的緊張感。

「沒辦法,你們有十分鐘的時間可以阻止我。」

對著追上來的三人喊話,男子折了折自己的手指示威。

原本就已經對預料外的突襲有點惱火了,而眼前的男子又不斷地挑戰公安局的威嚴,現在甚至明講了要搶奪他們的資料。
這可更是激起了和泉一織做為監視官的那份自尊。

「……四葉、逢坂,我會掩護你們。」

讓情緒沉澱,將那股不悅給化為思考的動力。
和泉一織雖是名年輕的監視官,思考的縝密程度與局勢的判斷,卻從不遜色於從前的數名監視官前輩。
身為公安局的表率,他絕不會輕易地在這裡放走這個危險分子。

為了全人類的福祉,罪惡就該盡數消滅。


─────壓制他。


主宰者已自動轉為致命的排除槍模式,和泉監視官對兩名執行官下達了命令。

真夠可怕的……
要是一個射偏,變成肉醬的就會是他們執行官了啊。

聽令而收起主宰者,兩名執行官相互交換了眼神,嘴角卻隨之勾起。

內心抱怨歸抱怨。
但是,他們卻也很清楚一件事。

「了解!」
「明白。」


─────和泉一織,從不做毫無把握的事。




to be continued。




※後記


真的……幾乎變成是一季一更了,真的萬分抱歉(跪)
所以這次就特意增加了字數XD

08登場的新角色應該不難猜,畢竟也就剩那幾位XD
他的犯罪指數其實就是身分提示(等等)
關於新的第三方以及公安局的過往關係圖,算是開始有在揭密了(總算)
然後希望這話有多少增加一點一織除了氣噗噗以外的印象,他也是很優秀的!不然怎麼有辦法勝任監視官XD
會常常氣噗噗,八成是因為他們隊裡都是鬧騰的傢伙,然後又沒人管得動……XD

最後依然是要感謝願意點開來看的您喔(鞠)

Trackback

Post

您的名字:

Url:

密碼: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