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上,幻滅 - 主打APH的冷配集中文站。

04«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6
02

28

02:01
Sun
2021

No.0181

【排球少年】菅潔《末梢》(R18)


CP:菅原孝支 × 清水潔子

。R18

。以ACG作品《排球少年》為基礎延伸
。兩人皆成年、交往中設定
。和朋友說好的車
。車車上路初體驗,開得不好還請海涵(鞠)
。我就標題取名無能(扶額)



比起親吻,她或許更喜歡與他牽手。

凡是與他冰涼掌心相貼的時刻,她都會湧上一股莫名的安心感。

做為一名男性,菅原孝支的手理所當然比她的大上許多。
然而一與其他男性相比,他的手就顯得格外纖細,漂亮到就算會被誤認為是女性的手也不意外。
特別是過往身為舉球員的身分,讓他養成了保養指尖的習慣,使得他那雙一直以來都潔淨又略帶骨感的手,至今似乎仍與她記憶中的無異。

「……啊、嗯……」

即便試圖閉緊雙唇,卻仍無法克制地透出斷斷續續的細碎呻吟。

上半身的衣物完好無缺,濕透的底褲與黑色絲襪卻已被退到腳踝。
努力維持跨在男人身上的姿勢,清水潔子緊緊攀住對方的肩膀,深怕一不留神就會滑下沙發。

可她的擔憂是多餘的。

身下的男人一邊安撫似地親吻著她,一邊以單掌扣緊她止不住顫動的腰際。
他的吻溫柔得猶如羽毛,順著她的額頭、鼻尖、嘴唇與耳廓落下一個又一個的短暫碰觸,在在都訴說著他的無比疼惜。
懂得分寸的他,從來不會在她身上留下任何吻痕。

然而,與嘴上的君子態度截然不同,這個男人的手指卻狡詐得很。

「唔、嗯……!」

一感受到指尖突如其來的竄動,她就更是抓緊了他的肩膀,原本平整的白襯衫因此出現數道明顯皺摺。
查覺到她的劇烈反應,男人沒有停手,僅是笑著舔上她雪白的脖頸。

「已經濕成這樣了……看來潔子忍很久喔?」
「才、沒有……呀啊!」

不會循序漸進,抽插也是深淺不一,甚至偶爾還會壞心地翻攪、愛撫或者輕捏,更不會忘記挑逗她那愈趨敏感的花蒂。
被指尖牽引而出的黏膩愛液,再加上淫糜的羞人水聲,惹得她那本就起了反應的身體變得更加躁熱、格外難耐。

「剛剛是誰先誘惑我的?」

明明是溫柔似水的口吻,聽在她耳裡卻有著十足的壞心眼與誘惑。

「引火自焚了才否認?」
「那是……嗯……孝支、你、慢點……唔……孝支……!」

無法克制的呻吟自綿密的親吻間隙中落下,她略帶請求地喚著他的名字,殊不知一切都成了最有效的催情劑。
面對口是心非的她,縱然他仍保有理智,此刻卻選擇忠於最原始的慾望。

「抱歉,恕難從命。」
「唔嗯……!」

嘴唇轉而攻占她的唇瓣,菅原緩慢抽出被體液纏繞的手指,接著再度插入蜜穴裡肆意侵略。
時而溫柔,時而粗魯。
一切都隨著他的手指起舞,就如同以往做為排球場上的引領者一般。

「啊啊、不……唔、嗯……!」

她喜歡他的手。

不論是指節的厚繭、冰涼的體溫抑或美好的骨骼線條,她全都喜歡。
那雙曾做為舉球員的纖細的手,隨著時間流逝,蛻變為持著粉筆在黑板上書寫秀麗字體的教育者的手。
是溫柔的、堅定的、認真的、努力不懈且不屈不撓的……

體現著擁有者一切的誠實的手。

所以她剛剛才會忍不住奪過他正在批改的作業簿,像被蠱惑般地跨坐在他的大腿上。

用雙手捧起了正拿著紅筆的那只手,那時的清水潔子不發一語,僅是緩緩低首,接著細吻起他的指關節與手背。
感受到她溫熱的舌尖在指縫裡流連,原本傻在當下的菅原孝支,很快便理解了她難得露骨的渴求。
於是他抽離了手裡的紅筆,一把將親愛的、正在撒嬌的她擁入懷中……

─────而此刻,男人那令她喜歡的不得了的手指,正以不規律的速度在她敏感的花穴抽送。

所以即使臉頰發燙、就算腦袋轟隆作響、縱然覺得身體變得不像是自己的……
她卻依舊,不想從這個男人的掌心中逃脫。


「唔、嗯……啊啊───」


一想到這點,她就忍不住弓起了身子,下身也縮緊了那正吸附著男人手指的淫密穴口,像是在訴說著要他給得更多、更多。
腰際開始無意識地扭動,一波又一波的快感翻湧而上、相互堆疊,彷彿隨時能沖垮她僅存的理智。

「……居然在分神?」

耳邊突然傳來他的輕笑,直入心頭的溫和嗓音搔得潔子耳際有些發癢。

沒料到會被看穿心思,有些心慌的她順勢對上他的視線。
再度面對面的時刻,彼此的喘息也相互交疊,眼前男人那本就白皙的肌膚已染上潮紅,眼角的痣在此刻更替他添了數分性感。
她感覺心跳像是漏了一拍,有些喘不過氣。

「雖說一樣是在想我……」他露齒一笑。「但還是希望,妳把注意力放在眼前的我身上喔。」

「你、你怎麼知……嗯啊!」

感受到一次送入了三根手指抽動,突如其來的酥麻感便從穴口瞬間竄上脊椎,她的眼眶開始發熱。
在剎那間被他推上高潮,又是羞恥又是覺得舒服的她不禁曲起了腳趾,把頭深埋進他的肩窩低聲嗚咽。
這個男人,真的,很壞心眼!她悄悄咒罵。

「怎麼不知道,畢竟潔子就喜歡我的手嘛。」

像是在呼應著他的溫和語調,原本扣住她腰部的手轉而輕撫起她的背脊。

「嗯……就喜歡你的手、唔嗯、什麼的……並、不是……呀!」

然而另一方面,那任憑緊密花穴層層吸附的手指,卻也選擇在此同時惡劣地多磨動了幾下。
使得她還來不及從前一波高潮中回神,卻又再度因來襲的快感而淫叫出聲。

「你……!等等、我才剛……唔、嗯嗯……!」

她急忙摀住嘴,試圖掩住那失控的羞恥聲音,但他靈活又狡黠的手指卻總是讓她的防禦徒勞無功。

「不用忍。」
我也不會讓妳忍住的。他的微笑像是道盡了這句話。

她才想開口反駁,菅原卻搶先一步用指尖動作阻斷了她的思考。
他早就摸透了她濕潤內壁的敏感處,手指稍微挪動了點角度,並刻意地按壓與摩擦,很快就激出了她明顯驚慌的吟聲。

於是沒幾秒後,她又再一次在他的手裡攀上高潮。

被男人的手指技巧搞得渾身虛脫,潔子整個人往前倒在菅原身上,環住他肩頸的手臂微微發抖。
怎麼辦,只是手指而已,她就已經高潮了好幾次,甚至覺得舒服到快要失去意識……

要是,換成了─────

她悄悄低下視線,眼角瞥見了他隔著褲子挺立的下身。

下腹部再度湧上緊繃感,清水潔子忍不住嚥了口口水,接著,像是要壓抑住那股衝動般地咬緊了下唇。
她真沒想到,自己居然也會有被性慾給牽著鼻子走的一天。
明明覺得該拾回理智的、明明覺得該恢復成平時那個冷靜從容的她,可依在他懷裡的此刻,包覆在身上的他的氣味、體溫與嗓音都是那麼醉人,一時半刻實在難以戒斷這般柔情與誘惑。

「妳就這麼喜歡我的手指啊,潔子……」

沒注意到她的目光與盤算,男人正用桌邊的衛生紙擦拭起自己那染滿淫液的指尖。
潔子方才的反應雖說讓菅原很有成就感,但心情上仍是有些複雜。

「只是手指,就滿足了嗎?」
「……不滿足。」
「對嘛,我就知道,怎麼可能就這樣滿足了……咦咦───?!」

順著她的回答說著,這才發現得到的是預想外的答案,菅原錯愕地看向懷裡的她。
她收回環在他頸上的手,轉而輕柔地捧住他同樣散著高熱溫度的臉。

「因為是的手,所以我喜歡。而且───」

潔子在他唇上及眼角的痣印下一吻後,露出了難得的壞笑。

「只是手指,就想滿足我了?」
「潔子,我───唔?!」

他話還沒說完,就發現她竟故意扭動起下半身,用那拜他所賜而濕得一蹋糊塗的私密處,隔著布料磨蹭著他早在褲頭裡脹得難受的分身。
而潔子的雙手也沒閒著,在菅原對她的挑逗完全反應過來之前,她就已經解開了他的襯衫鈕扣,用指腹在他的鎖骨與胸前緩慢滑動、撥弄,惹得他不禁低喘起來。
被她這麼一逗弄,原本還打算自己去浴室解決的菅原,登時打消了過於薄弱的聖人念頭。

「……接下來,該換妳滿足我了吧?」

一把握住了她在他胸前亂來的手,男人輕瞇起眼。
兩人四目相對,彼此眼底的渴求像是被憋得發疼,恨不得能即刻解脫。

「我現在啊……可是非常地想把妳給插得亂七八糟喔?」

順從本能與欲望。接受了邀請的他,此時甚至連選擇的詞彙都簡單粗暴。
他難得的直白宣言,也讓她忍不住開心地笑了。

「悉聽尊便。」




Fin。




※後記


我沒想到自己第一次發排球文居然……就是(掩面)

以前其實一直滿不敢寫車的,畢竟我沒那麼會寫而且恥力不夠,
要寫得像其他大大一樣香豔真的是大挑戰。
直到前幾天看了一篇畫風+劇情+搞笑都在水準上的TL漫後,突然很想開車……
然後就選菅原了(為什麼)
菅原是二傳,所以當然就很老梗地以「手」做為主軸……XD

努力說服著「自己反正都成年了,事到如今來考一下駕照應該沒問題吧?」……
想歸想,但開車真的好難喔XD
而且只是前戲(?)我就可以寫一篇到底是XDDDDDDD
對不起,我就是不懂得精簡字句(哭)

菅潔是我在《排球少年》中一直很喜歡的CP,至今有機會能寫出來真是太好了。
雖然是車(告非)
今後也會一直喜歡這個CP!我就喜歡這個CP!(挺(?

最後,仍然不免俗地要感謝看到這裡的你喔!
如果有菅潔同好歡迎一起聊聊:D告訴我我不是一個人(揮手)

Trackback

Post

您的名字:

Url:

密碼: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