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上,幻滅 - 主打APH的冷配集中文站。

04«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6
02

07

23:56
Sun
2021

No.0180

【IDOLiSH7】壯五夢《Secret Mezzo-forte》× 04


CP:逢坂壯五 × 自創

。以ACG作品《IDOLiSH7》為基礎延伸
。因為是自創角所以可能會有與原作不同的私設
。大致上是以第四部結束為止的劇情為背景
。標題看起來很煞氣但其實沒太多深刻意涵(不要自爆)

。中強(Mezzo-forte, mf



天王寺蓮華對逢坂壯五的第一印象,是帶著虛假面具的無趣男孩。

完美少爺─────那是世人對他的第一印象。
溫文儒雅、知書達禮、應對得宜、秀氣容貌與優良出身……
凡是提到逢坂家的小少爺,進入她耳裡的幾乎都是此類聽到要耳朵長繭的褒義形容詞。

可對蓮華而言,逢坂壯五當時的溫和笑容卻反而令她生厭。

年幼的她說不出什麼深奧道理,只明白眼前的男孩讓她覺得非常疏遠。

現在回想起來,他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語,都像是為了尋求最佳現狀而選擇的迎合態度。
屬於孩童的那份雀躍童心像是被迫封鎖,該是閃著求知光輝的眼瞳被不符年紀的從容取代,她感受不到他的實際情緒、也捉摸不到他那抹笑意所潛藏的溫度。
她是能察覺到的,這名男孩拋棄了自身的想法與意欲,只是一直在做著選擇「最佳路徑」的舉動。
於是,她也回以同樣的虛偽笑靨。

蓮華並不在意自身在逢坂壯五眼底的評價,畢竟她對他也早已貼了個「無趣男孩」的標籤。

毫無興趣,但並不排斥─────這是尚年幼的他們對彼此的共識。



直到那一天─────



『……我找到妳了。』緩緩推開閣樓木門,壯五對著看似空無一人的房間呼喊:『請出來吧,蓮華小姐。』

躲在櫃子後的女孩原本還想繼續掙扎,直到聽到腳步聲越來越靠近自己,她這才氣沖沖地冒出頭來。

『不公平!你……你有主場優勢!』
『就算妳這麼說……可這也是沒辦法的,畢竟這裡是逢坂家呀。』他苦笑。

凡是輪到他當鬼,該回合總是在三分鐘內結束。
但只要立場反過來,他就像是隱形了一樣。
以至於玩到後頭,她都會有種彷彿只有自己一人在玩的錯覺……

不甘心!為什麼一直輸給這個無趣的男生!
如果要比玩耍,她應該才是專家(?)啊!

越想越覺得嚥不下這口氣,於是她一把推開了身後那連結著高台的門,並朝著高台邊緣跑去。

女孩突如其來的舉動讓壯五傻了一瞬,但靈敏的他很快就反應過來。

『等……蓮華小姐!妳想做什麼!』
『我、我還沒有被抓到!所以還沒輸!』

她攀上高台矮牆,轉身對他大喊。
然而彼端除了樹木之外,並沒有其他的安全退路。

『請住手!這裡是五樓,從這裡跳下去會受傷的!』

未想過蓮華會對勝負如此執著,壯五一邊小心拉近距離,一邊試著勸說。

『那……那就算我輸了好嗎!』
『不好!才不要你放水呢!』

男孩的放低姿態造成了反效果,覺得被瞧不起的蓮華鼓起腮幫子,更是拉遠了彼此的距離。

『辦得到的話就來抓我……呀!』

以為自己勝券在握,豈料她扶著邊緣的小手卻突然一滑,整個人失去重心,眼看就要翻下高台。

『蓮華小姐!!』

面對未曾在腦海中模擬過的狀況,壯五第一次在她面前慌了神色,他邁步上前,奮力拉住傾倒的她。
可迎來的結果,是同樣是幼童的他跟著一起摔下高台。

在一連串的樹葉窸窣聲與樹枝斷裂聲之後,兩人雙雙墜落在原本該是被修剪完善的草叢之上。

多虧了樹葉和草叢的緩衝,他們非常幸運地只有受到一點皮肉傷。

而在這狀況中,先回神的是壯五。

背部貼地,壯五維持著將蓮華護在懷裡的姿勢。
然而比起從背脊與膝蓋傳來的陣陣疼痛,又或者是等會兒該如何向眾人解釋狀況,此刻的他只覺得有股火衝了上來。
在那瞬間,完全覆蓋了他一貫的從容不迫。

『─────妳為什麼不聽我的勸告!』

情感壓過理智,他於是首次拋掉了溫和面具,生氣地對著懷裡的女孩大喊。

『我已經說很危險了!!』
『對、對不起嘛!但我真的不想輸嘛……!』

被壯五一個大吼,豆大的眼淚就無預警地從她的眼眶掉了下來。
委屈、不甘與愧疚相互交錯,滲著淚水的眼眶有些灼熱。

『總悟你……你很兇耶……!』
『我叫逢坂壯五!』
『對不起嘛壯五嗚嗚……』

先是被責罵,然後被指正,她於是哭得更凶了。

─────然後當晚,捅了個大簍子的蓮華就被父親給嚴厲責罵了一頓。

而他們父女都沒有想到的是,隔天,逢坂家竟領著她的救命恩人上門致歉。

『非常抱歉!我當時太失態了……請妳原諒。』

看著對著自己低下姿態的他,一湧而上的罪惡感讓她差點想轉身逃跑。
可一瞧見他膝蓋上的ok蹦與他抬起頭後的那抹溫柔笑容,她的雙腳就彷彿被釘住了。

不對,她想看的不是這種表情、不是這種不慍不火的對應……

而且他不該道歉的!錯的是她,該反省的是她……!

是她不該執著於勝負。
是她不該把面子放在安全之前。
是她不該連累他受傷。

『……哼!』

縱然腦海中奔過無數跑馬燈,最後所歸得的總結,卻是她一聲任性的悶哼與撇頭。

這或許,正是她開始對他心口不一、態度尖銳的起始。

她對逢坂壯五,也許不該稱為「一見鍾情」,可她認為……
自己應該算是體認到了「一見鍾情的感受」。

─────只因在看見他面具剝落的那刻,她就明白,自己瞬間墜入愛河了。

他的面容在他眼裡突然變得格外清晰、特別迷人。
他的一個舉手、一個抬眸甚至是一個回頭,一幕幕都如同美好又鮮明的電影畫面。
他的聲音像是瞬間染上魔力,在她的世界引起一道又一道的心動漣漪。
就連「逢坂壯五」這個名字,在她眼底都彷彿點亮夜空的漫天星光,唸起來特別動聽,再也不會有唸錯的可能。

喜歡他。
這輩子只想要他。
這個特別的位置絕不會有其他人選。

那是非常堅定、難以動搖、執著到連她自己都覺得有些害怕的情意。



『─────哼,一如往常的無趣演講呢。』



翠綠色的眼瞳倒映出少年那抽高的身子與更加英挺的面容。
蓮華雙手環胸,側著的目光與略略抬高的面容,更突顯了她語氣裡的不以為然。

『若非父親要求,我才不想來參加這種聚會。』

那年他們十五歲,逢坂壯五在如雷的掌聲中,完美結束了慣例的商業交流演講。
身為年輕一輩的主講者之一,他的表現總是不遜色於成年人。

『抱歉,我下次會再改進的。』

然而那位被明確嫌棄的少年並未面露不悅,臉上笑意不減,毫無動搖。

『謝謝妳特別撥空來參加,蓮華小姐。』
『不用道謝,我也說了我並不是自願來的。』
『我明白。但光是妳願意賞臉出席,我就已經很高興了。』

……騙子!

你對任何參加者都會這麼說的吧?
畢竟此刻的你,依然是那個頂著虛偽面具的完美少爺啊!
她在心底如此大喊。

『我已經聽慣您的客套話了,壯五少爺。但礙於禮儀,還是讓我勉強敬您一杯吧。』

拿過一旁服務生順勢端來的果汁,她在那秀麗的面容上綻放了非常刻意的笑靨,對眼前的逢坂壯五緩緩舉起了高腳杯。
任誰看來,那都彷彿是赤裸裸的諷刺與嘲弄。

『真是非常優秀的演講呢。』

可是,她也是騙子。

她說謊了。

不會為了表面虛榮而刻意堆砌艱難名詞,論點與分析也切得非常確實。
─────他的演講非常出色。

還有,每次都是她要求父親讓她一同出席的。
─────因為她一直很想見他。

『哈哈,蓮華小姐真是嚴厲呢。』

少年聞言,嘴角依然維持溫和的弧度。
溫潤的嗓音裡察覺不到一絲波瀾,他同樣向她舉起了高腳杯致意。

他的這份不為所動,讓逐漸攀上焦躁的蓮華在下刻將果汁一飲而盡。

待他鞠躬轉身離去後,她才忍不住咬緊了有些顫抖的下唇,在心底懊悔著方才發生的一切。

─────為什麼,她就是無法再剝下他那張虛偽的面具呢?

那一次
也就僅有那一次,窺見了他不如以往的真實情緒。

而那唯一一次的經驗,竟讓她以為只要做些胡來的事或是表現出難搞的態度,就可以更引起他的注意,並順勢剝下他的盔甲……
殊不知,那些尖銳的攻擊卻像是被無數海綿吸收一樣,壓根對他產生不了半點作用。

更糟的是,蓮華至今為止的銳利態度與單一針對,將她推向了難以回頭的境地。

事到如今,要她溫柔和善地對待他,竟變得異常艱辛……
事情不該是這樣發展的啊?
她明明很喜歡他,現在卻給對方留下了「被徹頭徹尾地厭惡」的印象。

要是一開始坦率點就好了、要是早點對他說自己喜歡他就好了,如果現在開始改變,或許事情會有些許轉機……!

─────然而,相較於遲遲沒有做出改變的她,逢坂壯五卻在某刻選擇了改變

與之回饋的結果,便是兩族的婚約因此導向了盡頭。

得知他與逢坂一氏斷絕關係,她自然是震驚的。
雖說婚約因而廢棄也是情理之中,但讓她訝異的是,她意外地───並沒有覺得非常難受。

不如說,她竟反而有些鬆了口氣。

因為她其實明白的。
在婚約的禁錮之下,遵循著最佳解答的他是不會逃開的。
若他沒有斷然改變,他們最終勢必會走入禮堂。
他身邊的那個位置勢必只會是她,他們也勢必會彼此相伴走完一生……

然而───她也明白自己或許永遠走不進逢坂壯五的心,永遠無法觸及真實的他。



『這裡是受颱風影響而全面停駛的澀谷車站,我們為您轉播目前的狀況───』



重新獲得逢坂壯五的消息,是在前往法國的航班因颱風而取消的那時。

她透過VIP貴賓室的電視牆,看見了在滂沱大雨中跳舞的他。

像是要驅散這場驟雨所帶來的陰霾,青年與夥伴們的舞蹈動作不僅活潑有力,臉上甚至還帶著熱切的愉悅神情。
而主唱那滿是直率暖意的歌聲,更是加速了這股熱情的傳播。
就像是被施了不會消失的魔法一樣。
在站前廣場駐足的每一個人,神情都逐漸變得柔和,雨滴的冰冷與不適感像是隨之淡化。

比起記憶裡的他的面容,現在見到的他,表情柔和多了。

『原來……您也是能露出這樣的表情嗎……』

那份原以為會持續埋藏下去的秘密愛戀,在此刻被重新喚醒。

眼角微濕,她跟著畫面裡的他笑了。

─────在那之後,她就成為了IDOLiSH7的粉絲。

一開始,蓮華只是抱著愛屋及烏的想法,去嘗試了解何謂偶像、以及IDOLiSH7是什麼樣的偶像。

可久而久之,她也漸漸深陷於每位團員的魅力、真心地喜歡他們、想支持他們的夢想與決心。
越是去了解,就越是能感受到,IDOLiSH7每位團員都是缺一不可。
畢竟就連逢坂壯五那曾經毫無溫度的假笑面具,都已逐漸被溫暖融解,化為了赤裸裸的真心。

若非遇見了IDOLiSH7,她一定無法看見開懷大笑的他,也絕不會望見他被埋藏眼底的熱切光輝,更無從感受到他炙熱的決心與熱情。

所以,她是打從心底地喜歡著能讓逢坂壯五展露真實面貌的IDOLiSH7。



『這是……我給自己的課題!』眼角有些發疼,她如此說道:『我希望可以親口向他傳達我的心意!』



「秘密」被小鳥遊紡和四葉環發現的那天,她立下了誓言。

從未想到,如今戴上面具的人竟成了她。
要怎麼做,才能在他面前剝下自己的那張傲慢面具呢?
老實說,她毫無頭緒。

但是,他做出了改變

既然如此,不想原地打轉的她,也不該一直裹足不前。

『所以……拜託兩位,』

總是趾高氣昂的她,在此時朝初識的他們緩緩彎下了身子。
那是飽富誠意的九十度完美鞠躬。


『請務必───替我保守這個秘密。』


直到她,能夠鼓起勇氣親自向他揭開一切。






面有難色地盯著眼前正透著紅光的透明保鮮盒,一個人坐在工作室中等待大神萬理的四葉環百思不解。


『環你餓了的話可以打開來吃喔!』


逢坂壯五的溫馨提醒聽在環耳裡猶如地獄顫音。

明明一開始都是好好的食材,為什麼他的搭擋就是有辦法把它們處理成這麼可怕的東西?料理不是只有紅色的好嗎!
雖然這樣說有點過份,但他寧可餓昏,也不想在此刻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怎麼好像有股可怕的辣氣……?!」
「啊,是小蓮跟秀大叔!」

才和於外頭待命的保鑣們點頭示意,步入工作室的天王寺蓮華和皐月秀治,就發現有股微弱的刺鼻氣味迅速朝他們襲來。
沒等蓮華出聲,皐月就先一步以聲控迅速調整室內的空調狀況。

蓮華朝著自己的工作桌走去,在走過休息處的桌旁時,眼角突然留意到了發出辣氣的元凶───裝著鮮紅內容物的保鮮盒。

「這個是?」她停下了步伐,挑眉詢問。

「是小壯在Nanairo Kitchen的得意作……地獄───呃,不是,是『鮮紅蓋飯』。」

與之前由十六位偶像一同參與的團隊挑戰不同,這次是個人挑戰。
這次的主題是「衝擊」。
製作單位根據本次主題讓觀眾進行的事前投票結果,最後邀請了逢坂壯五做為挑戰者之一。
而拍攝結果也不負眾望,該料理獲得了該節目史上最為衝擊的───「評審不予評分」。

畢竟就算不是該領域的專家,光是從存在感強烈的顏色及灼人氣味,就能明白這道料理的潛在威脅。

在其中一位評審為了貫徹職責而身先士卒之後(?),就沒有其他評審敢再碰那道料理了。

「是壯五先生做的料理……?!」
「小蓮妳該不會想吃看看吧……」

見到眼前的金髮女性居然露出驚喜的神情,環半是無奈半是玩笑地這麼說道。

「……」
「……」
「……可、可以嗎?」
「欸?」

那雙溢滿期待的綠眸,此時正直盯著他逐漸染上錯愕的淡藍目光。
藍髮少年這才發現自己好像說了不該說的話。

他只是隨便問問結果居然真的要吃?!她真的想吃?!

「……」

皐月秀治聞言,微微蹙緊眉頭,思考著是否要以大小姐的人身安全為優先而無視她的希望。
逢坂壯五對辣味的熱愛他也有所耳聞,但沒料到實物會這麼讓人心慌。

「───還是不要吧!太危險了!」
「危險?」

蓮華困惑地看著突然死守保鮮盒的環。

「不就是道料理嗎?」
「不不不,小蓮妳實在太不明白小壯料理的可怕之處了……!」
「我知道壯五先生很嗜辣呀。」
「嗜辣就算了,但小壯根本不懂什麼叫控制辣度喔!」
「您不用擔心,我對辣味有一定程度的忍受力。」
「在小壯的料理前那些都沒有用!」

突然陷入一來一往的攻防戰。

在環努力說服之下,原本還興致勃勃的蓮華漸漸染上些許失望的神色。

一見到那抹神情,覺得自己即將獲取勝利的環卻頓時心軟了。
他理智上覺得該阻止蓮華自傷(?),但情感上又覺得她既然喜歡壯五,自然會對壯五的料理好奇。
既然她這麼渴望,不讓她嚐嚐好像真的有些說不過去……?

「……那、那妳只能吃這───麼一小口喔!真的!絕對不能再多了!」

結果他還是主動舉了白旗,朝她遞出了保鮮盒。
還特別叮囑只能吃大約半個姆指的分量。

「……謝謝您!」

她開心地接過了保鮮盒。
一打開蓋子,被封鎖的辣氣就一股作氣撲向了她。

被刺激的氣味惹得有些興奮與期待,她於是緩緩拿起了湯匙,撈起了非常小口的蓋飯成品,然後送入口中───


「───咳!咳、咳咳……咳……!」


那是環毫不意外卻還是反射性吃了一驚的反應。

她緊閉雙眼,摀著嘴奮力咳了起來。
那變得急促且毫不規律的呼吸,讓慌張的皐月甚至把外頭的保全們通通叫了進來。

「大、大小姐您怎麼了!!」
「小蓮!! 」
「舌頭……咳咳……好像……沒感覺了……咳……唔呃……!」
「快幫大小姐倒水過來!!!」
「咳……嗚……咳咳……!」

她一邊擦眼淚,一邊拿起湯匙再悄悄撈了一勺。

環見狀,忍不住吐了句「都說沒感覺了為什麼還要再挖一口?!」,然後也急忙翻找自己包包裡的水壺。

而且為什麼在笑?!有錢人真的好奇怪……!
小壯就很怪了然後小蓮也超奇怪!!!

「小蓮妳住───」
「我絕不會讓您嚐第二口的!」

搶在也出手阻止的環之前,眼明手快的皐月很快地就奪過整份餐點,以及那承載著足以破壞味覺的物質的湯匙。

他迅速地將辣氣封鎖,還順便再包了一層塑膠袋。
一聲令下,便將那道鮮紅蓋飯給移出了工作室。

「……咳咳……嗯……咳……」
「您腦袋還好嗎!光聞氣味就能明白那不是常人能接受的食物了!!」

將水遞給蓮華,年邁的優雅管家難得出聲訓斥。

「秀大叔你說得好正確喔……!」
「四葉先生,我待會會和您討論後續的責任歸屬。」
「欸???」

環是覺得自己好像該反省啦,但還是不免覺得有點委屈。


「我的料理為什麼被移出去了……?」


空間內響起了新的聲線。
和正將保鮮盒給移出工作室的保全們錯身而過,從洗手間歸來的逢坂壯五一臉不解。
完全不知道剛剛工作室內掀起了怎樣的一場混亂。

「我們打算用更加安全的方式為您保存那道料理。」皐月完全不打算解釋來龍去脈。
「呃……謝謝?」更加安全??

才在思考是不是不該追問,就突然瞥到坐在沙發上那面色脹紅、淚流滿面且持續咳嗽的蓮華。

「蓮華小姐,妳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甫朝著對方邁出步伐,卻未想到蓮華此刻也站了起來,並帶著哭紅的雙眼向他的胸口一把大力覆上了帶著字跡的便條紙。
壯五先是愣了一下,接著拿起了那張便條紙。


─────您的味覺是不是有偏差!這種調味要人怎麼下嚥!!!


略為撩亂的文字旁甚至還畫了一個憤怒記號,由此可見她有多火大。

「抱歉……我看到有那麼多品種的辣椒就忍不住─────妳吃了?」

很快就理解了她之所以臉色潮紅的原因,壯五露出抱歉的神情,但他又很快地意識到了某個重點。
大概是疑問接踵而來,他不自覺往前拉近了與蓮華的距離。

「為什麼?那道菜的氣味強烈到根本沒人敢靠近啊。」

─────原來壯五先生您/小壯你有自覺?!

另外三人聞言,不約而同地在心底吐槽。

「妳對我的『鮮紅蓋飯』有興趣?」
「!」

蓮華的咳嗽還未減緩,卻差點又因為這句問句嗆到。

「為什麼?是剛剛沒吃午餐嗎?」
「……我……咳咳……!」
「我是沒問題,有人願意嚐我的料理我非常開心。可是依照經驗法則,我以為環應該會阻止妳……」
「唔……那是……咳……因為……咳咳……!」
「不對,先不論環有沒有阻止……原來妳對我的料理有興趣?」
「我……!咳咳……唔……」

腦海中瞬間浮現了御堂虎於提過的那些論點,壯五突然開始追問。
這也使蓮華意識到,剛剛的那張便條紙,正是開啟了此刻招架不住的局面的因素。

她很想出聲反駁,就如同以往那樣向他說出違心之論。

然而那像是被火灼燒的喉嚨,已令她無法好好組織語言,只能一直被他的問句給逼入絕境。
此時的她,已分不清那竄上面容的炙熱究竟是因為辣氣的副作用,還是因為即將被識破真心的緊張。

─────怎麼辦!她真正的心意要被發現了!

─────在她實踐誓言之前,要赤裸裸地曝露在他眼前了……!

想當然是不會察覺她的萬般心慌,壯五凝視著她,做出最後一擊。

「難不成,妳其實對我───」


「─────壯五、環!工作結束了吧,我們該去錄廣播囉……」


說時遲那時快,工作室的門突然開啟,大神萬理比預定的時間早了五分鐘來訪。
眾人突然都將目光轉向他的身上。
沒想到自己會突然變成視線焦點,試著讀懂氣氛的萬理放緩了那原本有些輕快的步伐,語氣小心地提問。

「請問這個微妙的氣氛是……?」

他選錯時間點來了嗎?身處事件中心外的大神萬理完全一頭霧水。




to be continued。




※後記


2021第一篇!
字數……唉,算了(幹嘛)

本次是換從蓮華的角度提及過往。
蓮華果然是M嗎被人罵了就突然喜歡人家(沒有)
因為對壯五一路以來都在傲,所以越來越難嬌……XD

劇情需要,所以可能誇大了壯五的料理破壞力XD
要寫壯五當然就要寫他的料理!(沒這回事)
節目組表示好像被填問卷的觀眾們坑了(失禮)
幫環默哀,他明明就阻止了結果最後還是心軟……當丘比特好辛苦(?)

總之,萬分感謝願意花時間看到這裡的您喔(揮手)


*1:車站跳舞的報導台詞取自遊戲主線劇情(第1部第5章第5話)。
*2:Nanairo Kitchen節目名稱取自遊戲五週年劇情。

Trackback

Post

您的名字:

Url:

密碼: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