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上,幻滅 - 主打APH的冷配集中文站。

04«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6
12

10

00:52
Thu
2020

No.0178

【IDOLiSH7】壯五夢《Secret Mezzo-forte》× 03


CP:逢坂壯五 × 自創

。以ACG作品《IDOLiSH7》為基礎延伸
。因為是自創角所以可能會有與原作不同的私設
。大致上是以第四部結束為止的劇情為背景
。標題看起來很煞氣但其實沒太多深刻意涵(不要自爆)

。中強(Mezzo-forte, mf



做為一名最接近的旁觀者,皐月秀治看得比誰都清楚。

關於逢坂與天王寺的這場商業聯姻,從來就沒有以婚約主角雙方本身的意願為基礎,完完全全是一場純粹的交易互利。

天王寺蓮華。
做為天王寺家族三兄妹中的么女,自小便集家族寵愛於一身。
再加上那洋娃娃般的外表與渾然天成的撒嬌功力,幾乎可說是從小就被嬌養慣大的,也因此養成了蠻橫的頑固性格。

至於逢坂壯五,縱然年幼,卻已擁有不符年紀的穩重。
溫文儒雅、知書達禮、應對得宜、秀氣容貌與優良的出身……
做為逢坂家的繼承人,他幾乎是集所有優點於一身、無可挑剔的完美少爺。

也正因為男方太過出色,故雖說就家族背景來說門當戶對,但就婚約主角雙方本身的條件而論,大家幾乎是一面倒地認為他們並不匹配。

皐月曾以為蓮華會受到那些批評影響,所以他試探過她,豈料他們的大小姐竟絲毫未把那些流言蜚語給放在心上……
不,準確來說,其實是因為婚約對年幼的她來說壓根無關緊要,畢竟要在幾年後跟誰結婚都還是很久以後的事。

年幼的蓮華只明白,完美達成父親給的任務的她,非常值得被好好稱讚一番。

『對了,他叫什麼名字啊……逢坂……逢坂壯吾?還是重五?』

偏頭思索著前一刻才見過的男孩的姓名,豈料女孩沒幾秒就放棄了。

『啊,是總悟對吧!逢坂總悟!就決定是這個了!』
『是逢坂壯五……』

皐月秀治忍不住扶額。
他還真的沒想到,蓮華居然不在乎到連未婚夫的名字都完全記錯。

『咦?不是總悟喔,總悟很好聽耶……唉呀不管那個了啦!人家晚餐後的甜點想吃閃電泡芙!』

比起未婚夫逢坂壯五,她更在意晚餐的飯後點心吃什麼。
身為天王寺家的總管兼執行長特助,大小姐這失禮至極的態度讓他更是汗顏了。
沒在逢坂一族面前曝露這點真是萬幸……

─────除了討人喜愛的外貌外,無一處像個大家閨秀……確實是高攀了對方啊。

正因為身為天王家的總管,他才不得不更加贊同這點。
凝視正坐在羊毛地毯上和洋娃娃們開茶會的蓮華,皐月對這件婚事的未來感到憂心忡忡。



─────然後,約莫是在雙方的第五次會面吧,一件做為轉捩點的意外發生了。



『……和你玩真的好無聊喔,我自己玩就好了。』
『對、對不起,我沒有玩過扮家家酒,不知道這個時候兔子先生該說什麼……』
『你沒玩過?那你平常都玩什麼?』
『嗯……數獨算嗎?』
『那是什麼?』

原本是想讓兩個孩子試著熟悉彼此,才刻意讓他們兩人獨處,豈料從一開始就不是很順利。

蓮華原本一開始還有些期待,但男孩的表現卻讓她越玩越沒勁。
她的興奮很快就被消磨殆盡。

而壯五即使很努力地配合女孩,卻力不從心。
與其說在玩,倒不如說他比較像是在執行指令。

等到逢坂壯志與天王寺輝彥來查看兩人的相處狀況,才發現一個在和玩偶玩扮家家酒,另一個則在認真研讀厚重的英文辭典。

讓他們加深情誼的一番美意,最後竟演變成兩個孩子各做各的事。
面對這預想外的情況,兩位父親於是默默交換了眼神,要他們轉移陣地改到室外去玩耍,試圖扭轉局勢。

然後───

『妳為什麼不聽我的勸告!我已經說很危險了!』
『對、對不起嘛!但我真的不想輸啊……!總悟你……你很兇耶……!』
『我叫逢坂壯五!』
『對不起嘛壯五嗚嗚……』

等雙方家長聽到通報後趕來現場,看見的是渾身泥土、單膝擦傷的壯五與頭髮凌亂、哭得滿臉淚水的蓮華。

相較於看到了珍貴的小主人們受傷而陷入慌亂的宅邸傭僕們,父親們反而對兩人現下的互動露出了驚奇的眼神。
只因一向強勢的蓮華竟正被一向溫順的壯五大力斥責中,完全顛覆了他們的認知。
事後調了監視攝影機,眾人這才明白,兩人當時之所以會狼狽地跌坐於高台外的草叢上,一切都起因於蓮華的不服輸,才讓他們不小心雙雙從高台墜下。
所幸結局蓮華安然無事,而壯五的膝蓋也只是小擦傷。

無論怎麼看,這場意外都是蓮華的任性所導致,豈料逢坂壯志卻在隔天帶著壯五到天王寺家上門賠罪。

『非常抱歉!我當時太失態了……請妳原諒。』膝蓋上還貼著ok蹦,壯五語氣誠懇,做出了標準的九十度鞠躬。

『……哼!』換上嶄新的漂亮小洋裝,蓮華聞言後卻是鼓起了臉頰,不開心地哼了一聲。

─────不愧是逢坂一族,把過錯攬到身上,率先負荊請罪……明擺著讓他們天王寺欠了一筆啊!

天王寺輝彥說這話時的咬牙切齒,皐月至今還記得格外清楚。
但比讓他的主子吃鱉這件事更詫異的,是他們家的蓮華小公主,居然在那件事之後對他這麼問了───

『秀治叔,我配不上壯五少爺嗎?』
『嗯?』

他立刻傻住了。而身旁正在收拾碗盤的女僕們聞言也差點摔破了盤子。
怎麼回事?之前對逢坂壯五壓根不屑一顧的那位嬌縱小姐……竟然態度大轉變!
不但叫對名字,而且還記得加上「少爺」了!

『因為大家都是這麼說的……』不是很能明白旁人為何如此評價,她困惑地望向皐月。『那要怎麼樣才配得上呢?』

她居然開始在意別人對這場聯姻的觀感?!而且還主動提問要如何做出改變……!

『您怎麼突然有這樣的想法?』
『我就……就覺得他很好……』她低頭,害羞地扭著一雙小手。『要和他結婚也不是不可以……!』
『兩位已經有婚約了。』他忍不住笑了出來。
『這、這我知道啦!』

本以為那場意外會讓這姻緣更加艱難,未料到卻大大轉變了蓮華的人生。

皐月從未多問讓她改觀的關鍵是什麼,身為照顧者的他,能做的就是盡心盡力地在一旁協助她。

料理、才藝、禮儀、知識、外語、騎馬、射箭甚至是經濟學……
在那之後,為了成為能站在逢坂壯五身邊、足以與他匹配的人,不好學且性格刁蠻的她拼命鞭策著自己。
蓮華花了許多的時間去習得各式各樣的技能,才從以前的那個蠻橫丫頭蛻變為現在的大家閨秀。

姑且不論做為協助者的皐月秀治,就連她自身,都訝異於自己對壯五的那份執著。

然後,這樣的她終於練就了最完美的笑容。

然而他們都始料未及的是,在獲得壯五的目光之後,「對他坦率地露出笑容」這件事───竟變得無比困難。






「若逢坂的事情波及到了蓮華,就算是你,我也會唯你是問的,皐月。」

冷淡地瞄了企劃報告書封面一眼,天王寺輝彥的眼底無一絲善意。
正是因早看透了皐月秀治的盤算,才要再次厲聲提醒。

「畢竟若非你力薦,VITA第二彈的人選……我是絕不可能選擇IDOLiSH7的。」

面對主人的警告,與之相對的皐月秀治僅是單手覆上了心口,微微傾了個身示意。

做為一名最接近的旁觀者,皐月秀治看得比誰都清楚。


─────所以,他也一直非常明白,明白蓮華有多麼地傾慕逢坂壯五。






「「MEZZO"的───又想帶著你私奔冒險隊!」」

同時比出了節目的招牌手勢,此時的四葉環和逢坂壯五正站在某棟約四層樓高的建築物前進行拍攝。

「這次要介紹的,是藏身於住宅區內的爵士樂咖啡廳。聽說這裡有每日限定的祕密甜點……」

「對啊!千千也很推薦這間喔!他說這間的老闆雖然古怪但甜點超級棒,不吃會後悔一輩子!」
「環,我現在才剛開始講介紹詞而已……!」壯五錯愕。名人的推薦對節目無疑是加分,但怎麼這麼早就提出來!
「小壯你邊走邊介紹就好啦!我們快上去吧!我覺得我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咦!環!等等……那、那麼關於本次要介紹的限定甜點……」

總是循規蹈矩的壯五搭上時常不按牌理出牌的環,看似有些胡來的開場正是這檔節目的風格。
眼見環的身影追隨著甜點迅速消失,壯五只得苦笑地一邊介紹一邊爬上樓梯,還得暗暗加快腳步才不致於讓環在鏡頭前消失過久。

思索著接下來該如何讓節目流程在既定的時間內完成,壯五甫踏上最後一格階梯,就發現前方出現了熟悉的臉孔───

「好稀奇的組合喔!」想當然,衝前面的環馬上就認出了對方。「是悠悠跟小虎!」

日後觀看本集的觀眾絕對不會想到,ŹOOĻ的亥清悠跟御堂虎於居然會以路人的身分亂入節目,只因前一刻的他們就正好在翻閱店門前的菜單。

「小虎?」環的呼喊讓虎於頓了幾秒。被男人這樣喊他還是覺得有點不習慣。
「是MEZZO"啊,你們在錄節目喔?」
「對啊,我們是來採訪限定的祕密甜點的!」
「你們的目標果然是祕密甜點啊。」見到壯五身後的攝影團隊,悠雖然沒打算打擾拍攝,但他也不想放棄今天的限定甜點。「我也是期待很久了,可不會讓給你們的!」

四名偶像齊聚一堂完全是意料之外,可這突然的巧遇並沒有讓節目的拍攝中斷。
見導演沒有下達中斷指示,壯五也就順勢四人一同進入咖啡廳了。




節目錄製結束後,團隊便順勢在咖啡廳的包廂內用餐。
至於誤打誤撞成了這集特別來賓的ŹOOĻ兩人,也在節目組的熱情邀約下一同列席。




「───我聽說囉,壯五。你們接下了VITA的代言工作。」

目送在吃飽後便雙雙跑至廚房參觀的環及悠的背影,虎於啜了口調酒,接著將視線轉至壯五身上。
在定睛確認了眼前這危險人物手裡的飲品是烏龍茶後,他才鬆了口氣。

「真沒想到天王寺會啟用你們……說到這個,其他團員不知道那件事嗎?」
「他們知道。」馬上理解了對方所問,壯五狀似尷尬地小聲補充:「……雖然是在接下工作之後才知道的。」
「我另外也聽說蓮華回國了,跟這件事有關嗎?」
「你消息還真靈通……」而且居然直接叫她「蓮華」?難道他們有交情嗎?
「這當然,我可是御堂虎於。」

除了已經進入王座財團服務的長子及次子外,最小的女兒蓮華基本上是幾乎不在媒體上露面的,故一般大眾會不認識也是當然。
但身為上流圈兼富二代、人脈廣泛的虎於,對天王寺蓮華早有一定程度的了解。

「別看我這樣,我和蓮華的交情其實還滿不錯的,她上次的展覽我也有過去看……」發覺自己似乎提了多餘的訊息,他連忙摀住自己的嘴。
你和蓮華交情不錯?」然而壯五並沒有漏聽其中的關鍵字句。
「萬分抱歉,請您務必當作沒聽到……」

聽著壯五加重語氣重複了他的語句,虎於此刻實在無法辨清對方是純粹的疑問還是正在生氣。
畢竟眼前的清秀男人那溫和的微笑並沒有任何變動。
雖說是已經解除婚約了、也感受不到這兩人有戀愛以上的情感交流,但在別人前未婚夫(特別是逢坂壯五)面前說這種話……原來好像還是有點……危險?

「不錯到什麼程度?你應該沒有那個膽子去玩弄天王寺家么女的感情吧?」

放下手裡的烏龍茶,壯五雙手交疊,淡紫色的眼瞳透著質問的味道。

「由我說有點微妙……但天王寺一族無一不是狠角色。」
「請放心,我還沒有那麼愚蠢。」咦?原來壯五是在擔心他的人身安全……?

逢坂一氏的可怕之處已是圈內圈外的共識,能與之比肩的天王寺家也不是好惹的簡單角色。
剩下能和這兩族的難纏一較高下的,大概也就剩京都名門西遠寺家了吧。
覺得自己能在這樣的生態中生存至今實屬不易,身為中勢力家族之子的虎於悄悄肯定了一下自己的堅強(?)。

「對了,御堂你和蓮華……是好到有Rabbit Chat ID的程度嗎?」
「呃?我是有她的ID沒錯啦……」沒料到壯五會繼續這個話題,虎於愣了一瞬。「我家有一陣子和天王寺有合作,算是在那時候變熟的吧。」

那也是他和蓮華在初遇多年後的再次見面。
和第一印象的野蠻丫頭相差甚多。再相遇時,她已成長為落落大方的優雅淑女了。
在逢坂和天王寺的婚約取消後,御堂一族原本也有想和天王寺談聯姻的想法,但礙於虎於女性關係待釐清,最終只得作罷。

「既然你和她關係不錯,那麼我有問題想請教你。」
「喔、呃、您請說……但我覺得我可能也沒有和她熟到能回答得出來啦……」

見到壯五用那鄭重其事的神情盯著自己,虎於竟禁不住有些緊張。
他還真沒料到壯五會這麼想問關於蓮華的事情……怎麼回事,難道這個婚約有復甦的可能……?!

「請問……你知道蓮華對討厭的人都是怎麼應對的嗎?」

這個提問,依然在御堂虎於的料想之外。
他那雙原本正在切牛排的手也在此時止了動作。

「為什麼是問這個?你被她討厭了?」
「我也不知道……」

雖然團員們都說他並沒有被蓮華討厭,但看著能和團員們相互袒露笑容的蓮華,幾乎每次都被假笑以對的他,就是覺得心裡有疙瘩。

差別待遇成這樣,哪裡是不被討厭?

而且要說順序的話,他才是最先認識蓮華的那個人啊,結果卻被推得最遠是為什麼?
可悲的是,他到現在還不是很明白確切的緣由。
一開始單純認為「解除婚約」便是關係轉為尷尬的主因,也正是她討厭他的理由。
但反覆思索過事情順序,再加上過往對天王寺一族的理解……

如果他真的被討厭,縱然IDOLiSH7擁有了和傳說偶像ZERO一樣的地位,天王寺一族也會完全封殺他們,根本不會像現在這樣還有合作的可能。

但如果不是真的被蓮華討厭了,她的態度到底該如何解釋?

偏偏團員們每每聽到這問題都會先露出笑意,接著給出「因為蓮華是傲嬌嘛!」這種他難以理解的答案。

─────「傲嬌」到底是什麼?

最近行程過緊,他光是準備工作的事就已耗費心神,幾乎沒時間查其他資料。
凪說這兩天會幫他開設解說講座再加上可可娜影片補充,真希望聽完後自己能更理解。
原來傲嬌是這麼複雜的屬性嗎……
記得以前在諾斯米亞提到傲嬌話題時,環也對他說過「小壯才嬌不起來!」。
看來他對傲嬌的理解果真十分不足,離成為一位好傲嬌還有好大的一段距離呢。

壯五在心底暗暗自省,絲毫沒有發現思考迴路早偏離了軌道。

「我認為應該是沒有啦。」虎於繼續切起手邊的牛排套餐。「你如果真的被小公主狠狠討厭了,IDOLiSH7就會完全和天王寺絕緣。」

「我也是這麼想,但蓮華對我的態度就是和其他人不一樣……」
「那說給我聽聽吧,我來幫你分析一下。」
「好的,麻煩你了!」

身為一名專業玩咖,剖析並掌握女性心態對他來說根本小菜一碟。
就交給專業的來吧!

「……一般來說,這種反應代表的意思只有兩種。」

聽完壯五的敘述,總算切完牛排的虎於單手晃了晃牛排刀,露出了自認為非常睿智的認真神情。


「不是最討厭,那就是最喜歡。」


約莫幾秒的沉默之後,原本正露出期待神情等待答案的清秀男人換上了嚴肅的表情。

「這不合理。」覺得對方並沒有認真回答,壯五連語調都沉了下來。
「不是,你也不要斷然否定啊……」專業玩咖的自尊有點受傷。
「抱歉,可這太矛盾了,我一時之間實在不能理解……『最討厭』跟『最喜歡』,這是完全兩極的結論。」

用手指抵住下巴,低下視線的壯五陷入思考,喃喃自語了起來。
當然不希望是屬於「最討厭」的那方,但他怎麼有可能是屬於「最喜歡」那方……

「蓮華怎麼可能喜歡我……?」
「為什麼不可能喜歡你?」
「咦?因、因為我讓婚約作廢了,讓雙方家族蒙羞……」被虎於一反問,壯五竟突然結巴了。
「你啊……唉,我就點到這了。」

明明前面都說了真的被討厭時的狀況啊,他怎麼還是想不通?
幹嘛一開始就把自己放在好感度偏下的位置去設想?

「你自己好好觀察吧,壯五。」送了一口牛排入口,虎於如此說道。
「觀察?」
「如果我的猜想正確的話,蓮華搞不好是個『傲嬌』啊。」
「又是這個答案啊……傲嬌真是深奧。」

因沒能尋到解答而略顯焦躁,壯五拿過擺在桌子中央的辣醬,接著非常用力地在餐點上擠出一大坨。
有夠強硬,這種調味法根本完全毀掉了餐點的原本美味啊……
虎於邊咀嚼牛排邊暗暗想著。

「簡單來說,你把她的態度反過來思考就對了。」
「反過來?」
「沒錯。」

看著壯五的一臉茫然,御堂虎於最終選擇放棄。
於是他換了個話題。

「對了,我從剛剛就很想問了,那是什麼?」
「你說這些嗎?」

順著虎於的視線看去,壯五順勢攤開了擺在手邊的數張傳單。

「我正在比較各健身房的優惠方案。」可以的話,希望能在下次京都的握手會前有所成果。
「健身房?你什麼時候對健身有興趣了?」虎於挑眉。今天的壯五怎麼一直冒出些意外發言。
「我必須擺脫乾巴巴的這個評價。」
「乾巴巴?」誰敢對逢坂壯五下這種評價啊?膽子也太大了吧?!
「蓮華大概是覺得我的體格還需要再加強吧……」
「……」

喔,好,他突然有點懷疑蓮華是不是真的討厭壯五了。




to be continued。




※後記


ŹOOĻ登場!!!
原本虎於的橋段是想安排給凪的,可是因為想鋪點其他人的梗,
所以寫著寫著虎於跟悠就出來了……?(為什麼)
呃我不想讓這自嗨的坑變成17人(?)我說真的。
而且有幾個角色目前性格都還沒確定……
2020都快要過了結果第二人還沒完成,我好廢喔(沉痛)

劇情借用了遊戲四部劇情提到的傲嬌論(?)
是說壯五你其實應該很熟悉傲嬌的啊,畢竟你們團裡就有兩名XD(好了)
然後我要說傲嬌只有二次元才可愛,三次元真的就免了……
三次元的大部分根本就溝通障礙又難搞啊XD(喂)
至於關於童年的事件,預計04會再從蓮華的角度詳加提及。

最後,感謝願意花時間看到這裡的您喔(揮手)

Trackback

Post

您的名字:

Url:

密碼: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