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上,幻滅 - 主打APH的冷配集中文站。

04«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6
10

18

17:01
Sun
2020

No.0177

【IDOLiSH7】壯五夢《Secret Mezzo-forte》× 02


CP:逢坂壯五 × 自創

。以ACG作品《IDOLiSH7》為基礎延伸
。因為是自創角所以可能會有與原作不同的私設
。大致上是以第四部結束為止的劇情為背景
。標題看起來很煞氣但其實沒太多深刻意涵(不要自爆)

。中強(Mezzo-forte, mf



「我的一世英名……」把臉埋在熊貓菇菇的抱枕裡,天王寺蓮華悶著聲音哀怨地嘆道。

回想方才的大失態,她真恨不得把自己腦內的記憶通通刪掉。

一下子對IDOLiSH7給予瘋狂讚美、一下子又挖苦逢坂壯五,對IDOLiSH7來說,天王寺蓮華一定是個很難搞的怪人吧?
更慘的是現在還被經紀人小鳥遊紡跟四葉環知道了她的秘密……
第一印象很重要,一個不小心就扭轉不回來了啊……她究竟該怎麼辦才好?
就是為了不失態,才反覆演練。
然而就算事前練習再完美,正式上場卻是直接垮台。

蓮華再次認知到,她與從前相同,依舊沒辦法跟壯五普通地交談。

「在他心中,我一定一直是個嘴壞又討人厭的前未婚妻吧。」

若非因為這門親事對雙方家族而言皆是如虎添翼,憑壯五的條件,絕對可以選擇更溫柔又更善解人意的淑女吧?
而不是得面對幾乎每次都不給好臉色的她。
所以,她是不是像之前一樣,繼續遠遠地當個安靜的小粉絲會比較好呢?
彼此都在安全且不會受傷害的距離中,他不會被她的言不由衷傷到,而她也可以坦誠她的傾慕……
這應該就是最好的方案了。

「可是,我也想變得坦率一點啊……」

越想眼眶就越燙,趴在床上的她為了轉移注意力而拿起了手機。

才剛解鎖畫面,她就發現人數最多的那個RC群組,早已累積了數百條的訊息。
還不用點開,她已經就能感受到裡面的熱烈與歡騰。
心情似是因這股熱情而稍稍好轉,她於是點開了這每天都會加入討論的群組。



壯五的TABASCO⎝༼ ◕Д ◕ ༽⎠ : 我收到IDOLiSH7趴娃了!幸好當初有跟團,聽說現在超難訂!
逢坂布丁氏。吃土大酋長參上! : 豪羨慕!!我ㄉ還在運送路上QQ
此眉筆非彼Maybe※愉快犯※ : 哼哼既然都提到了那就來吃我的照片攻擊~~(連發趴娃照片)
逢坂布丁氏。吃土大酋長參上! : 喔不眉筆桑你太過分ㄌ!!!!!
壯五的TABASCO⎝༼ ◕Д ◕ ༽⎠ : (跟著連發趴娃照片)
逢坂布丁氏。吃土大酋長參上! : 辣醬妳也給我住手ㄚㄚㄚㄚㄚ!!
此眉筆非彼Maybe※愉快犯※ : 唉呦我們只是想讓酋長過一下乾癮啊(布丁比讚)
壯五的TABASCO⎝༼ ◕Д ◕ ༽⎠ : 對了!今天的握手會!!!逢坂太太們都有到場吧!
逢坂布丁氏。吃土大酋長參上! : 當然(・ω<)每場都到ㄉ我驕傲~
MAY : 我今天總算見到他了我好高興喔QQ期待超久的……!
此眉筆非彼Maybe※愉快犯※ : 恭喜!副會長你終於回國了嗎!(布丁比讚)
壯五的TABASCO⎝༼ ◕Д ◕ ༽⎠ : 早點說的話我們就可以現場認親了!好可惜><
逢坂布丁氏。吃土大酋長參上! : 對啊!副會長都偷偷回國不說!我們不是壯五好夥伴ㄇ!
MAY : 不好意思><因為我是瞞著我爸爸偷溜出來的……
壯五的TABASCO⎝༼ ◕Д ◕ ༽⎠ : 話說今天又有人鬧場了……幸好沒有人受傷。
MAY : 對呀!FSC真是太誇張了!真搞不懂他們的公關跟危機處理部門在做什麼!(布丁憤怒)
此眉筆非彼Maybe※愉快犯※ : 真的!壯志把拔不該出來面對嗎-`д´-
壯五的TABASCO⎝༼ ◕Д ◕ ༽⎠ : 壯五一定覺得很抱歉吧……明明不是他的錯啊QQ
逢坂布丁氏。吃土大酋長參上! : 明明心裡很不好過,可是他還是對我們露出那麼溫柔又溫暖ㄉ笑容……
MAY: 他給了我們許多力量……所以我們也要成為支持他的力量!
壯五的TABASCO⎝༼ ◕Д ◕ ༽⎠ : 我們能幫的或許不多,但只要能集合大家的力量,相信一定沒問題的!
此眉筆非彼Maybe※愉快犯※ : 說得沒錯!壯五一生推!!(布丁旋轉)



停下了輸入字句的雙手,她望著群組內的討論,想起了握手會當天的熱烈、想起了最喜歡的IDOLiSH7滿是活力的開懷模樣、想起了自己當初差點被溫熱淚水模糊的視線、更想起了壯五在握手會上露出的那抹美好笑容。

就算至今仍無法對他說出真心話,就算至今仍無法對他展露真摯笑容,對他的仰慕也從未減少。
壓抑著的心情與日俱增。所以,她才開始嘗試寫粉絲信給他。
也或許正是因為明白不太可能收到回音,她才反而多了些勇氣,將那些無從脫口的心意給寫入信件內。
於是這一點一滴累積起來的堅持,將一直默默在水面下給予支持的她領向了握手會。

而就在今天,那封被反覆重寫了無數次才完成的信件,她總算用自己的雙手親自交給他了。

雖說她最後還是因為害羞而沒能跟他握到手……
但這樣的一步使她更認知到,只要付出努力,即使笨拙如她,也一定可以往前邁進。

「看到你現在過得很好……我真的很開心。」

所以,她希望終有一天能直面著他,用自己的聲音,以在腦海中縈繞許久的字句,坦率地對他說出那些一直被掩埋的真心話語。

「我一定會保護你的,壯五先生。」

像是下定決意般咬住了下唇,蓮華輕輕閉起翠綠色的眼瞳,然後更是抱緊了懷裡的抱枕。






明明是去取回忘在會議室的手機,結果卻反而抱了兩箱的國王布丁回來。
原以為兩人會頂著受到責罵的沮喪神情,結果兩人卻雙雙露出格外從容的清爽笑臉……
這發展怎麼想都太奇怪了。
但小鳥遊紡和四葉環卻三緘其口,完全不透露返回會議室的過程究竟發生何事。

『─────小蓮是好人喔!』

他們得到的唯一線索,就只有天王寺蓮華莫名其妙被環給發的這張好人卡。

至於被環認定是好人的蓮華,則迅速兌現了她的承諾。
小鳥遊事務所在隔天一早,就立刻獲得了八位精英保鑣,事務所彷彿在瞬間雙雙提升了防禦力與攻擊力,惹得小鳥遊音晴跟大神萬理好不開心。
這極度友好的舉動,再次讓除了環以外的團員對蓮華昨日的態度反差感到困惑。

他們甚至禁不住合理地懷疑,那兩箱國王布丁可能便是所謂的封口費……

縱然他們仍無從得知究竟是為了隱瞞什麼事情。


而這個疑問,就這樣一直被擱置到了三天後─────


「非常抱歉,沒想到上個行程提前結束……」
「不要緊的,小鳥遊小姐。大小姐已經在工作室進行作業了。我帶各位過去。」

電梯門甫開,小鳥遊一行人便看見王座財團的執行長特助───皐月秀治,已在不遠處迎接他們的到來。
由於前一份工作進行得格外順利,故提早完成工作的他們在透過電話取得特助的同意後,便提前來到了王座財團的總部大樓。
上午的雜誌訪問結束後,接著的就是「VITA」第二彈的服裝樣本試裝。

而與前次來訪相同,他們一樣是由皐月領著。不同的,則是被引導到的工作地點。

「之後關於試裝與會議等一切相關事宜,都會固定在這間工作室進行。」

話語落下,眾人於是順著特助的視線看去。
與被雕花大門給守護著的肅穆會議室不同,眾人眼前的這間工作室,其外牆似乎是由強化玻璃組成。
然而,玻璃內側卻有層乳白色的夾層,使他們無法看到工作室內的狀況。
才有人想開口提問,玻璃外牆的乳白色竟在此刻瞬間散去,轉而變得透明清澈,工作室內的景色因此滲了出來。

─────天王寺蓮華的身影也正佇立其中。

她笑著,然後對著外頭的眾人微微傾身示意,接著啟唇。
工作室的門便往兩側緩緩開啟。
皐月特助於是也停下了腳步,一個側身便佇立於門外,鞠躬目送他們進去。

「各位看到的是『調光玻璃』,一種能透過電控、光控或溫控等進行切換的智慧型玻璃。」

見一行人邊訝異著外牆的變化邊踏入會議室,蓮華主動解說。

「歡迎,今天也請各位多多指教。」
「我們才是,今天也請您多多指教……」

「喔!是我們的趴娃耶!小蓮妳果然也有買啊!」

四葉環的驚呼打斷了蓮華和小鳥遊紡的平和寒暄,他湊到工作室中央的辦公桌旁,一臉開心地戳了戳被整齊排放在桌邊的IDOLiSH7趴娃。
紡才想開口提醒環,豈料聽到這番話的七瀨陸和六彌凪也雙眼發光地衝到桌邊,三人一同沐浴在粉絲的喜愛之中。

「這是當然,畢竟我說過我是各位的粉絲。」

紡悄悄地用眼角瞥了蓮華,只見此刻的她語氣鎮定,笑容不減。
她於是更加肯定了,蓮華對自家偶像的喜愛之情無庸置疑。

「嗯?阿壯的趴娃怎麼被放在窗邊?」
「?!」

二階堂大和的突然發言,讓蓮華跟紡都差點沒停了心臟。

─────嗚啊啊啊她剛剛特地單獨把壯五(?)拿到窗邊拍照,結果忘記放回去了!

開箱才開到一半啊……!幸好碰巧留意到監控螢幕有動靜……
話又說回來了,為什麼IDOLiSH7會提早來?!秀治叔怎麼沒跟她說?!
害她剛剛慌慌張張地整理儀容跟工作室,轉身時還不小心撞到桌角,膝蓋現在好痛啊……!可是她又得維持淑女形象……!
畢竟做為一名合格的大家閨秀,她不能輕易地驚慌失措。

縱然內心烽火連天,她的外表仍得從容有禮。

「哎……哎呀原來是跑到窗邊了啊,怎麼這麼調皮呢。」
「??????」

─────怎麼把壯五趴娃講得跟會移動的小動物一樣?
包含忍住吐槽衝動的和泉三月在內,蓮華的應對反而讓反應不及的大家啞口了。

「咳……抱歉讓各位見笑了,那麼請各位移動到這邊。」

蓮華擺手示意眾人往工作室內部移動,並臉不紅氣不喘地轉掉了趴娃的話題,更順勢將備好的紙本資料一一遞向各成員,強迫對方轉移注意力。

「這些是目前的草案與樣品。各位如果有什麼意見,請隨時提出,直接向我反應。」

向他們展示了空間一處那一整排的樣品後,蓮華刻不容緩地推進工作流程。

「那麼我們開始試裝吧,和泉一織先生,麻煩請跟我來。」
「嗯?好的,我知道了……」

突然被點名的一織起先有些傻住,但也很快就進入了工作狀態。
就在一織率先進行試裝流程後,其他人也各自閱讀並相互討論起自己的紙本資料,甚至是跑到了試做的樣品前觀察。

唯有從踏入工作室後就一直沉默的逢坂壯五,他並沒有將注意力放在手邊的資料,反倒是凝視著仍待在窗邊的自己的趴娃,心底浮起莫名的複雜情緒。

窗外漸暗,像是應驗了今早的天氣預報,雨滴開始打上玻璃。

「只有我的,被放在別處啊……」

然而那該是變得激烈的雨聲,卻被玻璃給阻隔在外,無法沖淡工作室內的他的低落思考。






「請問衣領的弧度能夠修改成這套的設計嗎?」
「沒問題,請交給我!那麼關於袖口的設計,我另外還有考慮這兩種方案……」

「二階堂先生,請問有沒有哪裡需要調整?」
「喔,腰際稍微寬了點。」

「我喜歡這套!感覺很帥氣!」
「太好了!七瀨先生也這麼認為嗎?我也認為這套的剪裁格外能突顯您的朝氣蓬勃……」

原以為蓮華所負責的職責,或許僅有在服飾的「設計發想」這塊。
畢竟只要有足夠的資金與人脈,就算沒有設計業界需求的基本底子,也能將所謂的「創意、發想、設計」委託給該領域的專家,請對方協助並將其具體化。
卻沒料到,從設計、測量、打版、裁切、樣品縫製到布料挑選……
她似乎都不打算假手他人。

「和泉先生,請問袖子調整成這樣會太緊嗎?」
「不會,這樣剛剛好呢!」

像是要證明自己的話無虛假,三月笑著揮了揮手臂。

「對了,天王寺小姐,今天的測量工作都是由妳一個人處理嗎?」
「是的。非常抱歉耽誤到各位的時間,我也明白這樣效率有些低下……」

露出有些抱歉的神情,她捲起皮尺,接著抽出口袋內的紫色鋼筆,在一旁的便利貼上記錄資訊。
不知何時已挽起的衣袖,讓此刻的她看來有著數分幹練感。

「之前已經有請團隊先行協助測量過了,所以這次算是雙重確認。但……算是有些私心在吧,我認為我親自來更能掌握、也更能靈活調整。」

要能徹底帶出IDOLiSH7的魅力,但也不能設計成只有IDOLiSH7能穿。
必須要讓男性消費者有「我也想買這件!」的感覺。
還得確保舒適度、耐穿度、易搭配度與本次的主打風格,不能和第一彈的風格大相逕庭,也不能毫無新意。
但偏偏主掌第一彈的是實績豐富的頂尖設計師,代言人又是被視為能與Re:vale並駕齊驅的實力派歌手……
必須考量的要素太多,她不親自進行確認,心裡會覺得很不踏實。

「這次的成果驗收,我無論如何都得通過……」
「成果驗收?」

沒漏聽蓮華的低語,和去更換下套樣品的三月交換了位置,凪反射性回問。

「這個……說來有些不好意思,經驗尚淺的我之所以能負責這次的企劃,其實是父親要求的。」

蓮華苦笑,接著展開皮尺,準備進行測量。
由於近距離接觸凪過於英俊的容貌,讓她稍微遲疑了一下,可她很快就再度進入專業模式,迅速克制住了躁動的粉絲心。

「我目前在法國的設計學院就讀。但父親一直反對我去國外留學,說在國內也能念設計、也有不少人脈能支援……」

用珠針扣上需要修改的多餘衣料,蓮華反手撥開自己那稍微掩到視線的瀏海。

「所以這次的企劃可以算是我的期中成果驗收……雖然這驗收方式似乎是有點誇張?」

─────不是「似乎有點誇張」,是「非常誇張」好嗎!

一般人哪可能用這種方式進行驗收?!
失敗的話可是幾百萬、甚至幾千萬的問題啊!有錢人的世界都是這樣嗎?!
吞下想要大聲吐槽的衝動,團員們帶著複雜的表情相互對看。
跟王座財團執行長為了留下女兒所提出的誇張考驗比起來,蓮華其實是有相當實力的設計學院生這點……竟反而讓他們沒那麼吃驚了。

「……我能夠理解。」原本一直當個安靜美男子的壯五突然主動丟球。「畢竟大膽恣肆,是天王寺的一貫作風。」

室內的空氣像是突然凝結,蓮華也登時止了動作。
約莫三秒之後,她優雅地回頭,笑得輕巧。

「笑著捅刀,則是逢坂的一貫行事方式呢。」

─────啊啊她在做什麼!為什麼要在這時候講這種大實話?!這張嘴為什麼就是這麼不聽話!!!!!

與其說是接球,不如說她根本就是把球狠狠反殺。
她彷彿感覺內心的自我正因懊悔而急劇蜷曲。

「……妳和御堂先生是不是都對我有什麼誤會?」
「御堂……您是指虎於先生吧。」

同是上流圈又是同世代,再加上又是個追星族,她當然也認識御堂虎於。

「那我反倒想問您,是不是對自身的理解有誤?」
「我確實不認為我有像你們說的那樣……」他蹙眉,非常認真地對自身的評價感到疑惑。
「看來您該多正視自己一些。」嗚嗚拜託誰快來打她一巴掌讓她住嘴……
「但我───」

「───啊啊!我不小心扯破袖子了!小蓮快來幫我!」

環扶住被扯開的左衣袖,蹦蹦跳跳地跑了過來,一臉假裝慌張地竄進壯五和蓮華之間。

背對著壯五的環對蓮華眨了眨眼。於是她很快便反應過來,他是為了幫他們解決這個窘境,才故意弄壞樣品。
而正是多虧了環,眼見將引發挖苦序章的火種,就這樣被順利撲滅了。
但是,就算逃得了一時,也躲不了一世。

該來的還是來了。

「……請跟我來,壯五先生。」該是相同的甜美笑靨,卻只有在面對壯五時顯得特別虛假。

「我知道了。」他沒有點破,僅是回以柔和的嘴角弧度。

終究是輪到了壯五的試裝。
將服裝樣品遞給對方,蓮華目送著他朝更衣室前行的背影,不著痕跡地偷偷地做了個深呼吸。
縱然怕自己持續失態,但為了企劃與身為設計者的自尊,她不可能在這時將工作交由別人處理。

至於已經差不多結束試裝的其他人,雖然還是像平時在休息室那樣談話嬉笑,但也仍會時不時留意著那兩人的狀況。

「請站到這裡。」指引換好衣服的壯五站到台上,蓮華再度做了個深呼吸。

上次的事還沒道歉,這次又多了一件……
明明應該趁這個時候道歉的,但又怕不小心繼續加深壞印象……誰叫她這張嘴就是在緊要關頭時管不住!
既然多說多錯,那麼這次試著簡短回應,降低風險好了。

做好了心理建設及決策方向,她拿過了放在桌邊的皮尺,湊向此刻正站得挺直的壯五。

「失禮了。」

距離突然縮短,登時湧上緊張感的兩人,彼此竟忍不住屏住了氣息。
和其他團員不同,他們沒有意見的交流,甚至沒有相互對視。
這反常的尷尬情況,看得連旁邊的人都冷汗直流。

俯視著收起了笑容、神情變得嚴肅的蓮華,此刻的安靜氣氛也讓壯五的嘴角弧度逐漸溶解。

─────這麼不想和我說話啊……

縱然嘴上沒說,可他的性格本就敏感纖細,
所以怎麼有可能會完全不介意她那天差地別的態度呢?

而更讓他鬱悶的是,經過他前幾日的細細回想,他才意識到,她對他的態度在婚約結束前原本就不大友善了。

……但原因究竟為何?
明明記得初次見面時,是她先主動向他握手、率先對他綻放笑容的。
然而曾幾何時,她見到他時卻總是笑得僵硬、總是語帶諷刺、總是逃避他的目光……
轉變的關鍵是什麼?他不明白。
即使理智上能理解,不需要任何理由,人就是有無論如何都無法接受的人事物……

但在情感上,他還是想獲得一個確切的答案。

「真傷腦筋……」不是她要自誇,壯五果然如她所想,每一種草案都很適合!
「傷腦筋?!」

想當然是不可能讀到蓮華心裡的真正想法,她無意識吐出的字句讓壯五心頭一沉。
他今天第一次聽到她對試裝狀況說出負面的評價……!

「個性太稀薄了。」布料方面沒什麼問題,但草案三的設計看來還是顯得過於保守嗎……要改進。
「個、個性稀薄……」他垂下眉頭。這是他最在意的地方啊……
「果然撐不起來……」失策,肩膀部分設計得過寬了,這樣穿上去會不舒適。
「抱歉,我回去會加強鍛鍊的……」

由於蓮華把真心話通通擱著不說,以至於壯五產生了極大的誤會。
一邊的團員們彷彿看見壯五的身旁正飄起不該飄的鬱卒鬼火。

「嗯,您太瘦了,要多吃一點。」沒發現自己的語氣變得柔和,蓮華用右手在便利貼上寫了幾字,接著回頭在需修改的部分插上珠針。

「……咦?」這是被關心了?壯五以為自己幻聽。

「您本來就是衣架子身材,再稍加鍛鍊後身形會更好看的。」

沒注意到壯五和團員們錯愕的神情,蓮華邊說邊從容地捲起皮尺。
約莫三秒之後,她才意識到自己方才說了些什麼。

「我……我的意思是───」

他看著眼前的金髮女性露出了未曾見過的慌亂神情,她那瞬間通紅的面容像極了紅豔可口的蘋果。


「您這樣乾巴巴的虛弱身材,是沒辦法撐起我王座財團的服飾品牌的!」


─────啊啊啊為什麼要多加這種不必要的說明?!!!!

聽到蓮華的追加補充,紡和環差點沒來個誇張的綜藝摔。
照這種像是「前進一步,後退三十步」的努力方式,要到什麼時候才能成功傳達心意?!

「為了不丟我天王寺的臉,請、請您務必多留心自身的體態管理!聽到了嗎!」
「我、我知道了……!」

雖說還是迎來了被嫌棄的結果,但此刻的他竟意外地不怎麼沮喪。
堆疊在胸口的鬱悶逐漸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在他預想外的一絲驚喜。

另一方面,除了已知真相的紡和環、還有依舊雲裡霧裡的壯五,其他團員則在這瞬間頓時恍然大悟。

他們刻意不過多干涉地觀察到現在,一切的真相已愈趨明朗。
明明怎麼看都不像是真的討厭壯五,可為什麼天王寺蓮華偏偏只對壯五有差別待遇、只挖苦他、只對他揪起眉頭……
但又會為了他的人身安全特地加派保鑣、還會脫口叮囑他、甚至誇他身形很好、還有那特別被拿到窗邊擺放的壯五趴娃……

「這……是那個吧。」
「一定是那個。絕對是那個。」
「根本就百分之百確定是那個了吧!」
「哇啊……第一次看到真正的那個耶!可是我怎麼覺得這種態度好像有種熟悉感……」
「說話帶刺、態度高傲、以敵意掩飾慌亂……Oh!是真實存在著的那個呢!」



─────一切的理由,全因為天王寺蓮華其實是個「傲嬌」啊……!




to be continued。




※後記


七千多字……算了字數就這樣吧,
居然現在會覺得一篇三千字好像有點少的我是怎麼回事(放棄掙扎)

02首先卡住的地方是RC段落,要想煞氣又有創意的有趣名字好難喔XD
另外一次要寫人數多的互動場景也好難駕馭……
然後試裝流程就……不要太在意,因為我也不知道實際是怎麼運作的(喂)
結果就蓮華心口不一的對話寫最順(why)
話說回來,我也不知為何第二篇的女主會和第一篇一樣,一開始都不給男主好臉色……
我明明沒特別喜歡傲嬌屬性啊XD
下一篇一定要寫個一開始就對男主態度和善的女角!(握拳)

最後,仍是感謝願意花時間看到這裡的您喔(鞠)

Trackback

Post

您的名字:

Url:

密碼: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