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上,幻滅 - 主打APH的冷配集中文站。

04«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6
08

18

21:35
Tue
2020

No.0175

【IDOLiSH7】全員向《COLORS》× 06


。以ACG作品《IDOLiSH7》為基礎延伸
。借用ACG作品《PSYCHO-PASS》世界觀設定
。全員向
。年齡設定為原作多加2歲(因為這樣BUG比較不會那麼大(住口
。說是這樣說可是我沒辦法寫像虛淵玄或沖方丁那樣的劇情XD
。話很多的一章(?)



『我們走這個方向,先去阻絕對方退路。』
『七瀨你們就直接從中央大道進入,做為誘餌牽制對方。』

根本不給七瀨陸詢問機會,和泉一織下完指令後就頭也不回地離開現場。
逢坂壯五和四葉環見狀後也跟了上去,三人從商店街的某條昏暗小路率先進入現場。


『──現在的指揮官是,你只要聽從指令就好。』


他在臨走前還不忘特別拋下這句。
看來是還對剛剛陸不看氣氛的發言耿耿於懷。

「哈哈,除了哥哥外,沒想到連你也被下封口令了呢,七瀨監視官。」
「嗚嗚……」

聽見二階堂大和的風涼話,陸哭喪著臉。
但他可是個樂觀積極又正面的好青年,很快就轉換了心情。

「……話說回來,你們默契真好耶!不用特別說就直接分派好隊形了!」

明明一織只有說了「我們」跟「你們」,但壯五和剛剛才與一織起口角的環卻自動跟了上去。
剩下的凪與大和也彷彿早就接收到待機指令,從容地與陸一同留在原處。

「與其說是默契……不如說是潛規則吧。」大和說道,接著從一旁的無人機取下名為「主宰者」的公安局專用武器。
「Yes,畢竟執行任務時的環跟壯五是最不受控的。」不知為何順了下自己的帥氣瀏海,凪接著補充。
「阿一不可能會放心讓你和他們同組的。」
「是這樣啊……」

真的假的?環就算了,畢竟剛剛已經看到他被踩到雷點的樣子。
但逢坂先生明明看起來那麼穩重……

「陸,有使用過『主宰者』嗎?」

凪一邊手動調整了主宰者一邊轉了話題,然後大和一句「你又擅自駭進去……上次的反省書不是還沒交嗎。」就從旁邊飄來,但英俊的金髮青年還是繼續貫徹他的自我風格,依然駭好駭滿。

「這、這個……報到那天只有進行過基本的操作說明……」

破壞使用規範的現行犯就在眼前,目擊證人跟證詞也都有了,但陸決定還是先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觀察一下情況。
而且從他們的反應看來這好像又是司空見慣的狀況。
明明和泉監視官看上去是個嚴厲又恪守規範的人,但第一分隊的成員卻似乎都滿隨興的……?

「It’s OK!那就實際演練囉!拿起主宰者吧,陸!」

就像是在模仿戲劇中會出現的引導角色,凪用高亢又響亮的聲音說著,然後在下秒一轉焦點。

「──然後大和會進行講解的!」
「……為什麼突然推給我?」

突然被點名,大和差點失手把主宰者摔在地上。
雖說主宰者沒那麼容易摔壞,但要是因此被它砸到腳,那可不是開玩笑的。

「大和比較有指導的經驗啊!而且這次的firewall有點難處理……」
「還敢說……說到底你駭自己人的系統是怎樣,還屢試不爽……」

深深地嘆了口氣,大和隨之將視線轉至完全就是正等著接受指令的菜鳥監視官身上……
現在是你該發號施令,可不是他們這兩個執行官啊,監視官大人。
他暗暗在心底吐槽。

「有聽過基本操作應該就沒有問題了吧,不需要我越權指……」
「請務必指導我!」
「……哈啊?」大和沒料到對上的會是一雙充滿期待的殷切眼神。
「Yes!請務必指導陸!You can do it!」
「阿凪,你要駭防火牆就給我認真駭。」
「二階堂執行官!拜託你指導我!我會認真學的!我學得很快喔!真的!」

陸像是抓到浮木般拼命展現誠意。
畢竟和泉監視官從他報到開始除了唸他外都沒有特別對他進行什麼指導……現在突然就上戰場,讓他覺得有點不安。

「……」

大和對自身為何會陷入現在的狀況感到非常莫名其妙。
但最終仍是敵不過陸的熱切眼神與凪的熱情推薦(?),他只得選擇妥協。

「……我簡單說明。」

大和於是領著陸到了專門存放主宰者的無人機旁,用眼神示意他拿取主宰者。

「主宰者有限制使用者的身分,所以在使用者拿取時,系統會自動啟動生物識別認證……要拿哪一支都可以,隨意選吧。」

見陸像是在大賣場買東西一樣陷入困惑,大和主動說明。

「只有握住主宰者的使用者能聽到該槍支的語音導航,也能同時從自身的視網膜查看各項判定數值。」
「若使用者非登入許可者,板機會鎖上,無法作用。主宰者此時就只是塊廢鐵。」

順著大和的解說,拿起主宰者的陸也聽到了所謂的「語音導航」。
從使用者的身分識別到身心指數,都在幾秒間迅速判別。

「主宰者是全自動的偵測系統,只要對準目標,它會依照被判別的對象去判定是否解除安全模式。也就是說,使用者只要依著語音導航系統去判定當下行動即可。」
「補充一點,沒有特別授權,是不能對主宰者進行手動調整的。」

像是要報剛剛莫名被推薦成指導者的仇,大和立刻檢舉總算調整好主宰者的凪。

「所以阿凪現在明顯觸犯規則了,七瀨監視官你可以儘管處分他。」
「Wait!這是我的用心良苦啊!」凪理直氣壯地闡述他的理由:「我已經說過我只願意用麻醉槍了,but他們都不批准啊!」
「你到底是為什麼會覺得自己可以去跟上頭討價還價……」
「這次我就當不知道,下次還是希望凪你別再這麼做了……你也知道系統會留下紀錄吧。」
「Oh……好吧,那陸你下次幫我申請看看!」
「……算了,這先放一邊吧,我們繼續。」覺得扯下去好像沒完沒了,大和索性打斷。
「怎麼可以算了?!怎麼可以放一邊?!」

無視英俊執行官的抗議,大和將重點轉回主宰者本身。

「主宰者畢竟是武器,所以若主宰者對準的目標為潛在犯,它就會自動轉為『執行模式』。」
「在執行模式下,使用者能從自身的視網膜看到該目標的犯罪指數,語音導航也會發出如『超過300』或『低於60』等之類的提醒。」

在希貝兒系統成為社會的基準前,若僅是在思想上有犯罪的想法或意圖,但沒有付諸實行或其想法不可能造成社會危害,這類的「思想犯」基本上是不成罪的。
但在該系統被廣泛使用後,便能提前透過所謂的「犯罪指數」鑑別這個人是否有犯罪的潛在可能,並對其進行治療、預防。
若犯罪指數過高,便可能會對該人進行隔離、定罪,抑或剷除。
而公安局的工作,一句而論,便是該系統的具現化。

「七瀨監視官你好奇的話,可以對著我試試看。」
「對著二階堂執行官……咦、咦咦這怎麼可以?!」聽見大和笑著說出非常危險的發言,陸死命搖頭,更是不敢舉起手中的主宰者。

執行模式時的攻擊方式有三種,無限制的麻醉槍、四發殺人槍及三發分子分解槍。
一般的執行模式時,預設皆為「非致命的麻醉槍」。
但若執行對象的犯罪指數超過300,主宰者則會自動切換成「致命的排除槍」。
而若是對無人機此類非人類型機器,則是會自動設定為最強模式「摧毀的分解槍」。

由於執行官本身就是潛在犯,故犯罪指數必然會高於標準值,意即曝露在主宰者槍口下的他們也無疑是獵物。

「沒什麼不可以的。」

大和雙手環在胸前,饒富趣味地看著那神情緊張的菜鳥監視官。

「雖然執行官被禁止用主宰者瞄準監視官,但反過來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陸搞不懂對方究竟是在惡作劇還是在震撼教育,他只知道大和臉上的笑意絲毫沒有減少。

「只要不要真的扣下板機就好了,不然哥哥我可能會一命嗚呼。」
「Well,這可不見得,大和。指數要超過300你才會say byebye。」凪突然加入話題,精神抖擻。「只要低於300就no problem了!」
「欸,不是……我說,就算是麻醉槍也很痛欸……比起麻醉我覺得我根本是被痛昏。」
「也是啊,而且要是又讓你昏睡兩天,我們的工作量也會變多。」
「嗯……這麼說來能睡滿整整兩天然後沒人打擾,其實應該要算滿開心的……?」
「Oh,大和你這態度實在太不可取了……」

聽著公安局前輩們正用閒談般的口吻開著危險的玩笑,七瀨監視官突然覺得心理負擔變得有點大。
測試犯罪指數……怎麼能說得這麼輕鬆……要是萬一他不小心手滑了那不就……!

「請、請放心!我絕對不會用兩位來測試的!」於是他嚴正澄清立場。
「唉?那真是可惜了。」

似是覺得也鬧夠新人了,大和與凪互看了一眼,接著換回了溫和的語氣。

「Anyway,不用想得太複雜!」凪優雅地步到陸身旁,對他眨了眨眼。「大不了陸就跟著我們的動作就可以了!」

這番話讓陸緊繃的表情染上了些許的安定,他大力地點了點頭。
就在他才想開口確認是否該開始行動,淒厲的男性慘叫就狠狠扯裂了寂靜,格外不尋常的氣氛像煙霧般迅速壟罩了整個商店街。
由於那斷斷續續的破碎慘叫聲實在過於嚇人,使得現場再度掀起一陣騷動與不安。

「怎麼回事……!」
「Well,百分之兩百是壯五呢。」
「咦?!」

錯愕,陸原本望向商店街的視線立刻轉回到了開口的凪的身上。

「是逢坂執行官的慘叫聲?!」他無法想像。
「No No No~」發現自己說得太過簡短,金髮執行官急忙解釋:「是敵人的。」
「敵人的?!」等一下,這聽來怎麼更加恐怖。
「Yes!畢竟壯五最喜歡折磨對方了。」
「雖然一樣是使用主宰者攻擊,但阿壯比較喜歡物理攻擊。」眼鏡執行官補充說明。
「物理攻擊?也、也就是說……!」
「「就是你想的那樣。」」
「……」

陸啞口了,他明白自己似乎得到了很可怕的情報。
也總算稍微窺見到了一點為何會說逢坂壯五不受控的理由……

「那麼,要出動了嗎,七瀨監視官。」

大和打了個呵欠,接著側首望向陸。

「雖說是要我們當誘餌,但一些比較明顯的埋伏應該已經被阿一他們清掉……」
「請叫我陸就好了!」
「嗯?」

大和沒料到對方會擺錯重點,於是傻了一瞬。

「凪也都直接叫我的名字了。」紅髮監視官凝視著一臉錯愕的大和,眼神真摯無比。「而且二階堂執行官比我年長,所以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的!」
「我可是你的下屬喔?」
「但二階堂執行官也是我的前輩啊……不對,是老師!」
「拜託別叫我老師……」
「比起上司跟下屬的關係,我更希望我能和第一分隊的成員們成為『朋友』!」

在這般複雜、爾虞我詐且隨時和犯罪對峙的環境中,陸知道自己正說著聽來很可笑的話語。
天真、單純、理想主義、不切實際……
在他至今約二十年的人生之中,這些是他時常被別人給定下的性格描述。
他不打算否定那些標籤,但也不打算動搖自己的理念。

「但現在就提到『朋友』可能有點太自以為是,所以……希望能從『夥伴』開始!」

就是因為身在這般隨時與死亡相鄰的環境之中,「信任」才更是舉足輕重。
所以陸堅信,即便只是一小步,「釋出善意」仍是建立信任基礎的第一步。

「……抱歉,還是恕我拒絕啊,七瀨監視官。」然而大和仍不為所動。
「為、為什麼?」
「容我提醒你,公安局並非一般的安穩職場。做為稱職的飼主與獵犬,為了避免衍伸多餘的麻煩與維持自我指數的管理,別夾雜過多私人感情比較好。」潛藏眼底的苦澀情緒一閃而逝,大和回望著陸。「這是來自前輩我的忠告喔。」
「這樣啊……」

見紅髮監視官的氣勢似是被削弱,大和在心底悄悄鬆了口氣。
嗯,很好,看來是放棄了。
畢竟該保持距離就該保持距離,這樣才不至於哪天被現實給狠狠壓得痛徹心扉……

「──那這是命令!」重振旗鼓,陸像是豁出去般地用右手食指直直指向對方。「二階堂執行官,我命令你今後都不准用職稱叫我!

以為自己聽錯,二階堂大和與六彌凪雙雙啞口。
特別是被下達命令的大和,這番話讓他第二次差點把主宰者給摔在地上。

「欸……不是,命令可以這樣用嗎?!」
「Great!是值得紀念的第一道命令呢!」凪大笑,忍不住幸災樂禍地鼓起掌來。
「沒錯!既然是上司的命令,下屬就要好好執行!」軟的不行,他也不排斥來硬的。「回答呢!大和先生!」
「呃?!我、這個……!」

欸怎麼突然就進展到直接叫名字的地步?剛剛不是還叫他二階堂執行官的嗎?
這個友好的速度也強迫進展得太快了吧?!
二階堂大和再次陷入莫名其妙的苦戰。

「這是我的讓步了,大和先生!」

七瀨陸雖然長得一臉無害,但他卻是個強硬起來也可以很固執的人。

「你不接受的話,我就要視你違反上級命令!然後做為違反命令的處分,我要下達『你必須成為我的朋友』這個命令!如果你又違反,那我要加重處分,下達『拜你為師』這個命令……」
「好了!我知道了!我接受就是了……不要濫用職權!」這個新人是怎麼回事?!

相較於傻眼的大和,在旁邊見證的凪已笑到眼淚都飆出來了。
要是環也在,此時八成早就笑到在地上打滾。

「……真沒辦法。」大和抬頭,仰望著被露臉月光給逐漸照亮的夜空。

乾淨透徹、毫無惡意,甚至可以說是單純直率……
擁有這般眼神的監視官,他已經看過好多個了。
但每次每次,那抹該是筆直耀眼的光輝最終都會不得不被黑暗吞噬。
該是通往「實現理想」的那條路,遠方卻是不見五指的深淵……

既然沒有抹煞你們追求理念的勇氣、也沒有狠狠劃開彼此界線的堅定,那就只能成為你們背後的助力甚至是墊腳石。

「出動吧,陸。」

笑著喚出對方的名字,他回頭凝視那帶著炯炯眼神的紅髮監視官與換上優雅微笑的金髮執行官。


「哥哥我會替你們開出一條安全的道路的。」


並以像是起誓般的口吻如此說著。




to be continued。




※後記


話很多……你們快點出動啦!怎麼會就這樣講了一章XD
一織他們已經不知道跑多遠了(?)
寫完之後才發現是大和主場,難道是因為是主推的關係嗎(?)所以這章才爆這麼多字……?
然後一章比一章的資訊及伏筆更多是怎樣我收得回來嗎(扶額)
然後下一章預計會有新角色登場……順利的話(欸)

至少值得慶幸的是這次達成了月更!
希望下個月也可以順利產出……!

最後依然是感謝願意點開來看的您,若願意的話也歡迎一起交流或告訴我您的感想喔!(鞠)

Trackback

Post

您的名字:

Url:

密碼: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