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上,幻滅 - 主打APH的冷配集中文站。

04«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6
11

12

20:47
Sun
2017

No.0156

【APH】英灣《花冠》× 27


CP:英 × 灣

。以動畫APH為基礎延伸
。歷史部份涉入有,慎入
。時間約定在割讓後
。隱CP有



本田菊一直是個聰明人。

內斂穩重的性格加上八面玲瓏的待人處事,使他得以在現今這般動盪不安的局勢中存有一席之地。
所以理所當然地,當菊察覺到英/國將腦筋動在台/灣身上時,
他就已明白這是個值得利用的機會。
只要順水推舟、任憑事態發展,
一切就會如同他所規劃的劇本,走向自然都在他的掌握中。
台/灣是他的籌碼,英/國也將成為他的旗子,沒有比這種角色設定還要更為理想的狀態了。

然而,他早已深植入心的占有心態卻使這將計就計的計畫實行不順。

明明是自己將她給推向亞瑟柯克蘭的,卻仍是太過高估了自己的忍耐力。
幼稚的宣示舉動使得與她之間的裂痕日趨加深,早已所剩不多的信賴也隨之消弭。
於是那些曾經的美好過往便猶如一場美夢,令他不禁可悲地嘲笑起自己的自作聰明。

─────是的,他一直喜歡她。

可是,是「愛情」嗎?
又或者僅僅是起因於「親情」而生的占有?
一直到那天看見被亞瑟帶離時的她的神情,他仍然不清楚自己對她所懷抱的那份情感為何。
不過事到如今,再深究下去想必也是徒然吧?
畢竟他本田菊對她而言已是個令人不快的存在……


「還痛嗎。」
「沒事的。」


佇立於辦公桌前的台/灣表現淡然,選擇不正面回應菊的關心。
約莫沉默三秒後,望著窗外的菊便緩慢回過身子,表情也同樣平靜如水,那神情在窗外夕日的照耀之下竟顯得溫和不少。
有那麼一瞬間,灣竟又思念起了回憶中那個溫柔似水的菊哥哥。

不過,她很快就將其作為錯覺抹去。

一切的一切早就都變了,兒時的過往與許多的溫暖的、令人依戀的、不想忘卻的言語。
至今想起來,只是一塊又一塊足以刺傷自己的記憶碎片。
該清醒了,然後正視他們兄弟姊妹已分道揚鑣的現在……以及必須延展的未來。

「我不會再那麼做了。」習慣性地露出淺笑,少女的聲音裡聽不出任何情緒。「今後,我會試著與你和平相處……」

臉上的熱辣觸感彷彿尚未退去,灣不斷地告誡著自己該認清現下。
妥協並不是認輸,覺悟不該只是嘴上說說。
現在的她,必須選擇對她的國民們更好的道路才對。

「我在此……宣誓對您的忠誠,本田先生。還請您寬恕我之前的無禮之徑。」

換了稱謂,少女邊說邊低下面容,對著眼前的青年深深躬身。
不是示弱,而是服從。即使看不見她的神情,菊仍能明白她所說的並非謊言,因為她的聲音聽來是那麼樣的無所動搖。
望著眼前景象的他暗暗苦笑,胸口似乎有些刺痛。

還以為自己已經足夠堅強了,豈料如今,因而動搖的人卻成了他嗎?



「……去見他吧。」



菊突如其來的話語讓灣一時反應不過來,抬起頭的她只是反射性地「咦」了一聲。
而說出這番話的菊其實也錯愕了一瞬,他並沒有想到在自己卸下武裝後脫口而出的竟是這樣的話。

「你……明白自己剛剛說了什麼嗎?」眼眸一沉,少女冷道:「開玩笑也要看時候。」

而面對少女眼神中的質問,本田菊也微微低頭思索起自己的舉動。

……對啊,他剛剛說了什麼?

英/國不是都已經表明不會再接近台/灣了?
台/灣不是也都說要與自己和平相處了?
那他又為什麼要突然放軟態度?
愧疚?最後的一點善意?又或者是惡劣的心血來潮?

「昨天才打了我一巴掌,今天又給顆糖吃……本田先生您還真是難捉摸啊。」

嘴邊不自覺滲出苦澀的笑,台/灣反倒是被菊這樣的態度給弄傻了。

「這又是種試探嗎?」
「這不是試探。」

但也可能,僅是看到了她那故作堅強的神采而心軟了吧,所以才給予了連他本身都無從理解的反應。

啊啊,這就跟「偽善者」無異吧?
用來形容現在的他,或許還真是沒有錯呢……
明明就厭惡亞瑟柯克蘭厭惡得要死,卻又在這種時候推了他們一把。
可笑至極。

「……這是我最後一次的讓步。」

直視少女質問般的眼神,他的眼眸彷如錯覺般的多了幾分柔和與無奈,令她頓時訝然失語。
他當然知道縱然這麼做也不會改變她對自己的看法。
此刻的他也一直在反問自己「為什麼」?
為什麼事已至此,卻還要給予這樣的一點溫柔?

「您……為什麼?您現在就算這樣做,也不會改變什麼的啊……現在……事到如今才……!」

發現菊的話語是認真的,灣的吃驚完全顯現在臉上,甚至不知該組織自己吐出的話語來表達此刻的錯愕。

「既然不會改變什麼,那就更沒有問題了。」他故做淡然地下達最後通牒:「在我反悔之前,妳最好快做出決定。」

空間頓時陷入靜寂,台/灣只是愣愣地與日/本相互對望。
她試圖想說些什麼,但又不知道該說什麼好。而另一邊的他則是沉靜地等著她的答覆。
相比兩人之前的劍拔弩張,現在的氛圍反而有種微妙的沉穩感。
他不再打算懷疑她。
她已決定去重新信任他。

心態與覺悟隨之改變的此刻,命運或許也會隨之悄悄地改變吧?


「……謝謝您……真的,謝謝您……」再次向他低下頭,她壓下湧上喉頭的那個曾經的稱呼:「───本田先生。」


然後,她轉身向外衝去───






「小灣!」
「阿丹大哥!」

無視失去規律的呼吸與滿身的汗水,台/灣高舉雙手回應了船上的丹/麥的呼喊。
而英/國───亞瑟柯克蘭,就站在此時的丹/麥的身邊。

壓根沒料想到會見到她的身影,亞瑟有些詫異地往前走了幾步,試圖確定自己並沒有眼花。

「灣小姐……!」

試探似地呼喚,戀慕的少女的笑靨在夕陽的照映下顯得如夢似幻。

「您不用擔心,是本田先生讓我來的!」
「日/本他……?」

灣緩緩收回揮舞著的手臂,重新對上了亞瑟柯克蘭的眼瞳,眼底盡是無法言明的情愫。

這些日子以來,她失去了很多、錯過了很多……卻也似乎因而得到了很多。
有形的、無形的、無法掌握的與無法忘懷的,總是要受過傷甚至犯過錯才能體會。
雖然尚未想好今後該如何走下去,但將會變得越來越堅強的自己即使暫時失去了他,也能夠一個人走下去,一直到再次相會的那一天吧?
就算對方日後可能不再將自己給放在心上,就算對方未來會牽起另一個人的手,她也不會後悔擁有這段曾經心意相通的時光。
想對他說的話其實有很多很多。

不過,現在只能全部保留在心底了。

只該保留在心底了。

於是,台/灣緩慢舉起了右手,努力地對著愛戀著的他露出了最好看的笑容。


「───再見了,亞瑟先生。」


希望留在你記憶中的我,能夠是最美好的樣子。
等待的時間也許漫長,但若真有重逢的那一天……就到那天再見面吧。
我會以更好的樣貌重新站在你的面前。

所以,這句話就足夠了。


「……嗯,再見了。」似是明瞭了那簡短話語中所代表的涵義,亞瑟微笑,也朝著少女揮了揮手。「再見了,灣小姐。」


船已到了啟程時分。
距離逐漸拉遠,她感覺視線也似乎開始模糊,背著夕陽光輝的他的身影竟頓時顯得有些遙不可及。
有很長一段時間都見不到了呢。
可是,心卻格外的安定。
能夠兩廂情願已經足夠,接下來該放眼更遙遠的未來。

如此想著,等到已看不清他的身影,台/灣這才伸手抹去忍在眼角的淚水。


「……願你今後能無所畏懼地邁步前行,亞瑟先生。」也同時是對自己的期許,她低聲如此祝福。






船啟程約莫幾十分鐘後,搭乘同樣班次的美/國突然地就出現在他面前。
而當亞瑟柯克蘭見到阿爾弗雷德向他遞出的木盒時,他祖母綠的眼瞳中除了訝異外還寫滿了不可置信。

「……為什麼在你那裡?」

那是他拜託香/港替他訂做的墜飾,原本是想要送給台/灣的但一直找不到適當的時機。
好不容易找到時機,卻已經不知道掉落在何處……結果現在它居然在美/國的手裡?

「哈哈哈HERO我是湊巧撿到的啦……」

高大的金髮青年原本想打哈哈帶過,卻在對上英/國那略為銳利的目光時打消念頭。

「好吧,老實說是跟蹤你們的時候撿到的。」

將木盒硬是塞進亞瑟手裡,阿爾弗雷德也順勢靠上了亞瑟身旁的船緣扶手,天藍色的瞳孔倒映出的是此刻顯得平靜的海面。

「你還真敢做出跟蹤這種事啊。」沒有道謝,亞瑟順手收起了木盒。
「哈哈,但我也就只是跟蹤而已喔。我可不像阿丹那麼有膽量。」

壓根就不介意對方有沒有道謝,青年邊說邊朝著對方露齒一笑。

「再說阿菊現在可是無法忽視的勢力啊。我怎麼可以再樹立更多敵人呢?」
「你說的和你做的似乎都不一樣啊。」
「力不從心就是這樣吧。」
「真虧你好意思這麼說。」

短暫的鬥嘴之後,一直露齒笑著的阿爾弗雷德重新開了口,這次的話語中多了一些堅決與柔和。

「我啊……想去越/南一趟。」

聽見這番話的亞瑟無可避免地又是愣了一瞬,迅速理解了什麼的他接著出口調侃:「怎麼,要送聘金過去?」

「哈哈,可以的話我也希望。但法蘭西斯也不可能放手的啊。」阿爾弗雷德大笑了幾聲,然後低下視線,聲量也頓時壓低。「我只是想見見她而已……只是自我滿足啦。」

雖然是單方面的,但有些話……不早點說或許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看到你和台/灣,就突然覺得自己也應該要做點什麼……
即使不知道那對未來是好是壞。

「臉皮真厚。」
「當然,這可是我引以為傲的優點之一!」
「還之一呢……你明明也就這麼點優點了。」

聞言,亞瑟柯克蘭忍不住笑了。

「……亞瑟。」
「做什麼。」

「身為美/國,我不會道歉的。」

青年一轉話鋒,情緒與方才不同的是少了嬉鬧與猶豫的堅毅。
凝視著眼前那比起自己還要高大茁壯的身影,英/國僅是吐出嘆息,接著平靜且坦然地給予回應:「我知道。」

「道歉了,就等於是愧對自己的國民、否定自身的存在意義……」

「可是,身為阿爾弗雷德的我,一直都很想向你道歉……對不起,亞瑟。」

亞瑟柯克蘭原本打算安靜地聽著,直到他察覺青年的表情似乎開始被一直壓抑著的愧疚感侵蝕,他才回過神來。
眼前的青年的身影似乎與遙久記憶裡的那個少年重疊───


「───對不起,哥哥。」


有些心痛,卻也彷彿頓時釋懷。
彼此都抱著傷口,彼此也都抱著愧疚,無法寬恕對方卻也無法原諒過於怯弱的自己。
本以為不會有坦承以對的那日的,但如今……

「過了這麼多年……你依然是個令人頭痛的弟弟啊。」

聽到這些話的亞瑟柯克蘭閉上雙眼,一邊想著眼眶的濕熱應該是錯覺吧一邊緩緩啟唇:

「一切都成定局,我也沒打算再糾結下去。」
「所以,你也試著放過自己吧。」

他睜開雙眼,筆直地望著眼前的曾經的手足……如今的、強大的國家。
他不會祝福他的。
他也不會去乞求他的祝福。
所以,努力地以自己的力量去開拓更美好的道路吧。


「───往前邁進吧,阿爾弗雷德。」


喚出他的名字,他們在輕輕一笑後便雙雙將視線轉至眼前的無垠海面。
在這不安定的局勢之中,禱告著真正的和平到來的那天。



而就在英/日同盟締結後沒幾年,日/俄戰爭便爆發了───



Trackback

Post

您的名字:

Url:

密碼: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11

13

edit
Q將 [No.727 - 09:16 2017]
萬萬沒想到的更新!!!
謝謝卡琳神!!!
心懷感激地看完
11

13

edit
卡琳 [No.728 - 19:47 2017]
Q將>>
嗚嗚快別這麼說!
這裡才要感謝Q將神留言鼓勵!
感謝你還記得這篇QQ
但劇情到這裡我是真的卡住了......
男女主角現在都分開了我後續要寫什麼才好XDDD(住口喔)
01

06

edit
小柯 [No.821 - 17:41 2018]
終於追到最新一回了!
真的滿懷感激地看完

目前對灣和雅瑟而言,真的或許就是「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吧
但還是希望他們能有好結局啊QQ

亞瑟跟阿爾能說開,真的也是太好了
至於本田啊,只能說咎由自取(咦

我會繼續等下一回的www(不要給人壓力
01

08

edit
卡琳 [No.824 - 16:41 2018]
小柯>>
感謝妳撥空看到27集(鞠)
小柯你進度好快啊XDDDDD
我連洗版工程都很緩慢XDDDDD(反省好嗎)

局勢所趨,要兩相廝守也很困難,
所以至少要讓他們傳達到心意。
亞瑟跟阿爾這段是打從阿爾登場後就一直想寫的部分,
到了27總算是寫到了......XD
至於本田......嗯,抱歉委屈他當這種角色了。
我預計後面的章節會更多描寫他一些。
我知道這篇是英灣啦但目前英灣已經分開了所以只好分開視角來寫了XD(?

好的我會努力不要讓今年的花冠進度維持零(乾笑)
02

04

edit
小柯 [No.832 - 16:03 2018]
忽然覺得:鄧紫棋的〈光年之外〉很適合卡琳這篇〈花冠〉XD
02

06

edit
卡琳 [No.833 - 19:20 2018]
小柯>>
衝著小柯這句話我真的去看了MV(咦)
旋律意外地很洗腦w
02

07

edit
小柯 [No.835 - 23:06 2018]
呃,其實我沒看過〈光年之外〉的MV(剛剛跑去看了
我是覺得歌詞挺符合的(自己說
鄧紫棋有幾首還滿好聽的,我最推〈再見〉旋律也很洗腦www
02

15

edit
阿惡 [No.836 - 17:19 2018]
我的天啊 意外的發現更新了
這些日子還是會三不五時的回來回味這篇
今天居然讓我發現道更新了
怎麼會這麼感動😭😭😭
02

28

edit
卡琳 [No.837 - 09:14 2018]
小柯>>
居然wwwww
好的,我有空來聽一下~感謝推薦!

阿惡>>
還能看見留言真是令我受寵若驚QQ
感謝大大三不五時還願意來這個更新速度超慢的地方走走XD
28話依然極緩慢進行中(←就不能加快點速度嗎)
12

25

edit
月翼 [No.857 - 12:29 2018]
太久沒看花冠,剛剛才發現更新(……)忍不住又從第一篇重看一遍,真心覺得卡琳的文字非常美麗又讓人覺得舒服。
畢竟是正劇向,建立在歷史上的劇情有太多身不由己。他們不是一般人,除了自己的感情外又有太多要考量。
但至少他們做了所有能做的。
表白了心意,微笑的告別,這大概是亞瑟跟灣娘在"國家"的限制下最好的成果。
亞瑟跟阿爾的釋懷也好棒,給予弟弟的安慰放過了阿爾也放過自己,好尊!!!
期待後續><!!!!!(小聲)
12

29

edit
卡琳 [No.858 - 22:19 2018]
月翼>>
喔喔喔喔喔是好久不見的月翼!!!!!
好一段時間沒有交流了,所以看到你的留言我好驚喜!
超開心的!!!!!(感動飛撲(被推開

真的非常謝謝妳花時間再次看了這部作品,
也很謝謝妳用心留了這麼多字的留言鼓勵(抱緊)
因為劇情其實算是到一個段落了,
也可能我心中的結局就是這樣(??)
所以這篇進度一直ry
然後豈料卡著卡著2018就要過了(抹臉(結果我2018的進度還真的是零orz
我、我2019一定會寫後續的......!!(真的嗎)

最後仍是要不厭其煩的謝謝妳的留言,
這對作者而言無疑是莫大的鼓勵!
期待有機會再看到月翼的新作品喔:D
01

02

edit
月翼 [No.860 - 20:02 2019]
對不起我消失很久……因為原本的噗浪加了現實朋友就變的比較少用(氣聲)

其實多少能理解,畢竟看花冠到現在的確如果沒有後面日/俄戰爭我也覺得好像快完結了(诶)
或許是因為花冠跟其他篇文最大的不一樣的點是因為卡琳把史實的部分融合進去,然後考驢到史實英/國跟台/灣之間的交流……(槌地)而且到現在兩人的感情線的確發展的很完整,感覺之後要再做什麼可能需要一些突破(??)總之我期待在先(合十)但希望這樣不要你壓力XD

我的作品……我的乙女心我可能要去翻找一下(心虛(你))
01

18

edit
卡琳 [No.865 - 00:55 2019]
月翼>>
原來如此,我也是有好一陣子比較少上噗浪,
等到再回來時好多優秀的同好都淡出了,覺得好可惜QQ
所以能看見月翼的留言真的超開心的!!!
如果不介意的話這裡跟噗浪都可以常常來喔!!
你的專用沙發還在!!(?)

對XD你說得太中肯了XDD
想不出突破點所以我就......只能一直卡著(扶額)

你也千萬別有壓力啊!
創作應該要是快樂的!照自己步調來吧~
無論多久我也會一直等著的!(←你剛剛不是才叫人家不要有壓力嗎)
05

12

edit
月亮 [No.867 - 21:17 2019]
請問一下你什麽時候更新?
05

16

edit
卡琳 [No.868 - 23:22 2019]
月亮>>
你好,非常謝謝你的留言(鞠)
由於目前我還找不到劇情的延續點,
所以這篇近期內應該還不會更新......
真的很不好意思><
2019我會想辦法讓進度不要依舊為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