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上,幻滅 - 主打APH的冷配集中文站。

04«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6
08

28

15:45
Sun
2011

No.0106

【公告。本子試閱】西比小說本-SunRise《Ardor》。


CP:西 × 比

。以動畫APH為基礎延伸
。歷史涉入及部分史實調整有
。角色性格部分捏造設定有
。西比合本《SunRise》試閱版本八千字(這還是我頭一次丟這麼多字的試閱XD)



  ──就如同熊熊然燒的紅色火燄。

  任憑壓迫感蔓延全身,跋扈且無法侵犯的紅深深滲進她的眼簾。
  披著赤色大衣的男人從王座上緩慢起身,掛在胸前的金色十字鍊由於這動作而發出細微的金屬聲響,男人稍長的棕色卷髮被隨意紮起,與雙目同色的耳環也於此刻因光線照射而閃起美麗的光輝。
  一聽見男子朝他們逼近的從容腳步聲,她便立刻屈起單膝,與同樣身為尼德蘭存在的兄長同時跪下,低頭屈膝即為向他正式宣示忠誠的第一步。
  「……化為吾王之劍與盾,為我西班牙宣示忠誠將是你們畢生的榮耀。」
  揚起笑容,棕髮男人在他們的面前停下腳步。他於下刻俐落地抽出腰間的劍,以劍末指著正臣服於自己面前的兄妹。
  「無需恐懼,無需駐足!毫無保留地奉獻出赤紅色的熱情與鮮血吧!」
  正因為那是聽來從容,卻也充滿無比自信的嗓音。所以她才會忍不住緩緩抬頭,在那瞬間忘了禮節似地望向帶著笑容佇立於王座前的男人──

  「──在朕的領土上,太陽永不落下!」

  ──他是日不落帝國,她至今而後的主人。





  成為西班牙的領地也有好一陣子了,但除了儀式當天的那次會面以外,她鮮少有與他面對面的機會,就更別提是說上幾句話了。特別是西班牙為了擴張勢力,在那之後沒多久就立刻領軍出海,而偏偏出海一次也得花上數個月的時間後才會歸來。
  所以她常常在想,要不是因為他的居所裡總會掛著他的畫像,說不定她過沒多久就連西班牙長什麼樣子都忘記了。
  「反正我也沒那麼想跟他見面。」
  吐出這麼一句結論,換上簡便衣裙的她用雙手推開窗戶。
  舒爽的風在下刻奔過她的面龐,外頭那幾乎要把白雲一併融解的藍天鮮麗得刺眼,但偏偏她的心情卻怎麼樣也無法像外頭的天氣一樣晴空萬里,總有些難以揮去的烏雲還在心頭盤據。
  雖然早就做足心理準備,但看來要習慣這樣寄人籬下的日子還是需要一段時日。
  禁不住輕輕嘆息,少女將梳妝台上的綠色髮帶拿起,一邊思考著近日來的事情,一邊將髮帶給繫在髮上。
  「el imperio en el que nunca se pone el sol……」
  她突然輕聲低喃,用他的語言喚著「日不落帝國」這名號。
  「真是個……好狂妄的稱呼呢。」
  淺淺牽起嘴角,這句話有著諷刺,卻也有著相當程度的佩服。
  西班牙憑著在美洲所獲得的龐大財富及本就經驗充足的海軍,在急速地擴張海外殖民地的當下建立了難以動搖的海上霸權。除此之外,可怕且訓練有素的步兵方陣更是讓他們在歐洲戰場中總是占盡上風、攻無不克……簡單來說,現在的西班牙帝國毫無疑問地,絕對是最足以冠上這高傲名號的強大勢力。
  而這,也正是為什麼她會與兄長一同被納為他殖民地的理由。
  「話又說回來,這種住處實在是讓人很不自在……」
  倚著窗戶,她用手背撐著下巴,視線就像是被風引領一般隨意地飄蕩著。
  她的住處與其說離西班牙的皇宮沒有多遠,倒不如說根本就在皇宮裡面。雖然離西班牙及其他帝國高層的居所還有段距離,但住在這樣的地方理所當然會讓她如坐針氈,更何況她又是個討厭被束縛的人。
  嘆息,與西班牙的初次會面情景再度從腦海中復甦。


  「──是個可愛的姑娘呢,妳叫什麼名字?」
  當時的儀式結束後,西班牙帶著爽朗的笑容打斷了帝國高層對她的叮囑,無視於部下無奈的他直接對她這麼問道。
  「我叫……『尼德蘭』。」
  他的舉動似乎讓她略顯慌張,一雙比他還要明亮的綠眼中隱約閃著不穩定的色澤,但整體卻依舊能維持著相當平靜的樣態。
  「喔,尼德蘭啊……」直盯著她,他一臉興味盎然。「那麼你呢?」然後將目光轉向了她身旁的另一名高大男子。
  「……尼德蘭是我們共同的名字。」站在少女身旁的男子蹙緊了眉,淡淡回了一句。
  「原來是同名呀,真有趣!」雖然露出的是鄰家少年般的笑容,卻有著無法壓滅的幾分霸氣,西班牙邊搔著頭髮邊思索了起來。「不過,這樣叫實在是很不方便……」
  見他貌似有些苦惱,比利時忍不住輕聲補充。
  「硬要區分的話……我哥是北尼德蘭,我則是南尼德蘭。」
  「喔,原來還是有分別的方式嘛!」
  一聽見她的說明,他便恍然大悟似地抬起頭,臉上因為她的主動開口而寫滿驚喜。而他這樣的反應則著實使她有些詫異,只因為那樣坦率的表情實在讓人難以想像他就是那位僅是耳聞就會使人感到恐懼的海上霸主……果然她該說這就是「人不可貌相」嗎?
  「那麼,換我來介紹一下我自己吧。」他向他們微微屈身,直直對上的視線與乾脆的口氣讓他們頓時有些無所適從。
  「我是西班牙,本名是安東尼奧.費爾南德斯.卡里埃多。至於要怎麼稱呼我……就看你們自己了。」
  雖然西班牙表面上說得很輕鬆,但這無疑是個忠誠度與信服度測驗的第一門檻,所以同為尼德蘭存在的兄妹的表情卻反而更加緊繃。
  一見到他們的表情,在心底暗笑的西班牙便於此時突然轉了話鋒。
  「對了,你們的住處我上司都安排好了!相信你們會喜歡的。」


  ──於是就成了現在的這種情況。
  上司安排的……
  大概是為了方便控制吧?一開始就應該想到會是如此。但至少西班牙看起來不像傳言中的那麼桀驁不遜,一切應該不會有事的。
  「應該不會有事……吧。」即使這麼想著,但卻連這麼說著的自己也無法肯定了。
  就在此時,一道沉穩簡潔的敲門聲響起,緊接在後的是她兄長的聲音。
  「……貝露,醒了嗎?」
  「哥?」
  聽見北尼德蘭呼喚自己的小名,她雖然困惑著他在這時間點出現的理由,卻還是走上前將門給打開。一開門,身著正式軍裝的高大男人就直挺挺地佇立在門口,而他最大的特點之一就是會習慣性地板著臉孔。
  「西班牙那傢伙已經在回來的路上,妳準備一下。」
  她還來不及向他道早,就立刻聽見西班牙航行歸來的消息。
  
  「我們──該去迎接他了。」

  所以她緩緩點頭,一股無法釐清的騷動與緊張感開始爬上胸口。



  「南尼德蘭」是本名,「貝露」則是小名。
  貝露這名字,是她與兄長許久前的某位的上司所替她取的。她一直很喜歡這個小名,因為比起代表著文化與人民的本名,貝露這個名字聽來可愛又有感情多了。
  話雖如此,貝露卻沒有在當時告訴西班牙自己的小名,而是讓他喚自己為南尼德蘭。
  「雖然也想跟他好好相處,但剛開始還是先保持適度距離的好。」
  貝露下了結論,然後伸手將稍微遮到視線的瀏海給撥至耳旁,穿著正式禮裝的她此時正獨自佇立在離廣場有些距離的樹蔭中。
  放眼望去,包括高層在內的人們即使戰戰兢兢地忙碌著,但臉上卻都掛著令她吃驚不已的相當愉悅的笑。一切都是因為他們摯愛的主子──西班牙,終於出航歸來了。
  說實話,她並不了解西班牙究竟有多大的本事可以使這麼多人信服。就她而言,對他的第一印象除了震懾,大概就是那抹略為輕蔑的笑了吧。然而,隨著待在皇宮裡的時間拉長,她也漸漸地從身旁的人們口中聽見了關於西班牙的種種。雖然其中難免有褒有貶,但普遍來說幾乎都是給予讚賞的,尤其是隨和好相處的個性……嗯,她還對這點抱持著懷疑態度啦,但那或許也是因為他也還正在觀察著她吧?
  那麼,這種尷尬又微妙的窒息氣氛,究竟得持續多久才行呢?她不知道。
  突然,馬兒的急促叫聲在瞬間攫走了眾人的注意力,宛如強烈鼓擊的急促馬蹄聲朝廣場逐漸逼近──緊接著的景象是數匹邊嘶叫邊倉皇奔馳過來的馬。
  「怎麼回事……!」
  貝露驚訝地望著這片景象,眼前的失序讓大家頓時傻了眼。由於吃驚過頭,他們甚至連一步都無法移動,直到有人開始大喊快跑,眾人才紛紛回神並朝室內逃去。
  狂暴的隊伍行進如同落雷遍地。
  「貝露妳還發什麼呆!」
  「哥!」
  北尼德蘭的聲音響起,身為皇家護衛隊隊長的他與其他騎著馬的士官們一同出現。
  「快進屋子去!這裡交給我們處理!」
  她點了點頭,跟著其他人朝安全的地方跑去,然而一切卻突然朝料想之外的情勢進行──一匹有著紅棕毛色的馬竟領著數隻白色馬匹闖進了人群。
  刺耳馬鳴不止,落腳力與爆發力格外強勁的牠搶先截斷了隊伍,不少人因這突如其來的力道而被撞飛或是跌落一旁。那匹領頭的馬脾氣似乎特別暴躁,牠不斷地在這塊區域橫衝直撞,就連一身深潤柔澤的漂亮毛色在此刻看來就像是燃燒著的烈火,過於灼目的色彩好似隨時會延燒到別人身上。
  然而,奇怪的是,在這種情況之下,現場雖然也有迅速趕到的兩名護衛隊隊員,但他們在制止了其他馬匹後卻僅是面有難色地互相對看,完全沒打算對那匹領頭的馬採取行動。
  ──明明是危急時刻,哪還有閒情逸致露出一臉為難啊!
  就在貝露想如此開口指責他們的遲疑,她身旁婦人突然吐出的話語才讓她恍然大悟。
  「是安東尼奧殿下的愛馬……!」
  ……難怪,難怪他們不敢輕率出手。
  不只是因為這匹馬如同表面所見的脾氣火爆與腳力強勁,更重要的是,若因貿然行動而傷到了西班牙的愛駒,他們或許會受到嚴重的處分,最佳的處理方式就是先暫時觀望然後等待隊長過來下達指示……
  如果這麼一想就會認為情有可原,但是──
  幾乎是反射性地,貝露跑出喧鬧的人群,以雙目對上似是察覺她的舉動而緩慢回望的紅棕色馬匹。馬鳴頓時遏止,如同挑戰者與被挑戰者之間的對視令人窒息。
  「您、您在做什麼!尼德蘭小姐!」
  「太危險了!別過去啊!」
  見到貝露離開人群並逕自進入危險距離,護衛隊隊員無不發出驚呼。
  「你們負責保護大家,我來阻止那匹馬。」貝露邊說邊開始捲起袖子,完全無視於隊員們的勸告。
  「不行!那對小姐來說太勉強了!牠不是普通的烈馬啊!」其中一名隊員試圖擋住她。
  「不阻止,難道要讓更多人受傷嗎?」沒有退讓,她單手扯下自己的髮帶,翠綠色的布料在光線照耀之下好不搶眼。
  「當然不是這樣!但那匹馬是……您等等啊尼德蘭小姐!」來不及拉住她,隊員們的呼喊就這樣被丟在一旁。
  毫無畏懼之意,不管自己身穿厚重禮裝的貝露就這樣在加速衝刺之後縱身翻上了馬背。於是除了開始嘶吼起來的馬匹外,同時出現的還有群眾此起彼落的驚呼聲響。
  沒錯,她的確不了解西班牙,也承認她這樣的舉動或許僅是有勇無謀。但若是因為怕傷到一匹貴重的良駒而無視眾多下屬的安危,那麼,她認為他也不配為王。王該背負的不應該是金錢與名聲,而是追隨者的性命與信任。
  她是這樣深信的。
  「小心啊!尼德蘭小姐!」
  另一方面,由於發現試圖駕御自己的並不是所熟悉且尊崇的唯一主人,感到不悅的馬匹開始狂奔了起來,奮力扭動著身子只為了想把身上的她給甩下。
  「嘖……果然是匹暴躁的馬呢!」
  貝露雖然試著讓身體緊緊貼在馬背上,但牠不斷地跳躍及衝刺卻讓她數度差點從馬背上摔下,視線中的景象也因過快的速度而顯得糢糊不定,心臟跳動速率的加快竟讓她有種全身細胞都在顫動的錯覺。
  所感知到的世界開始天旋地轉。
  「你們究竟在……貝露!」
  制服另一混亂區域的北尼德蘭領著其他隊員出現,眼前的情景讓他總是板著的撲克臉明顯出現了驚慌神色。他怎麼也沒想到,最珍惜的妹妹現在居然正騎在那匹近乎瘋狂的烈馬上。
  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而這些護衛隊隊員又究竟在做什麼?
  由於無法理解事情發展至此的緣由,北尼德蘭當然是越想越生氣,但就目前狀況來看,比起責罵這些隊員,他更應該擔心的是妹妹的情況。
  她雖然也騎過馬,但他可從來沒讓她碰過性格這麼惡劣的馬……現在他究竟該怎麼做才好……!
  北尼德蘭的眉頭因苦思而緊緊糾結,直到群眾再度掀起的叫聲打亂了他的思緒。
  他定睛望著貝露,馬上的她依然死命地拉著韁繩。
  其中,她用右手同時握住了疆繩與自己的髮帶。在好不容易找到牠停頓瞬間的同時鬆開雙手,在以腳緊緊夾住馬腹的下刻伸手用髮帶往前蒙住了馬匹的雙眼,馬匹因突然失去視力而開始減低奔跑速度,數秒鐘後,牠總算漸漸地恢復了冷靜。
  屏息數秒之後,圍觀的眾人頓時爆出一陣熱烈歡呼,沒有人想得到這個少女竟然會用這樣的辦法馴服這匹悍馬。
  「太好了……」
  雙手還在顫抖,放鬆的貝露大大地吐了口氣,誰知卻在下馬的那刻因一時恍神而踩空。
  「唔!」
  「接住妳了。」
  她沒有摔落至地,取而代之的竟是一雙陌生的手臂。
  ──啊啊,這個聲音是……不會吧?
  貝露本能地抬頭,先奪走視線的是一鮮豔的紅色海盜帽。而那藏在大紅色海盜帽下的,是一雙剔透的綠色眼眸與別有意味的笑,貼近的體溫使她馬上明白眼前的人並非幻影。
  「有夠莽撞的啊,南尼德蘭。」口吻雖然有著無奈,嘴角的笑意卻沒有減少。
  「殿……殿下?」或許是因為太過尷尬,貝露的面頰立刻竄紅。
  因為她一點都沒料到會抱住摔下的她的──會是出海歸來的西班牙本人。
  「哈哈,真是的……就算是為了歡迎我回來,場面也未免搞得太過盛大了吧?」瞥了周圍的混亂幾眼,安東尼奧轉而笑著望向在不遠處排成一列的皇家護衛隊。「這種事情如果再發生第二次,我可能就抓狂囉?」
  「非常抱歉!是我們失職……!」雖然主子說話的口吻聽來像在談笑,但依然感受到壓力的護衛隊隊員們還是紛紛低頭坦承稍嫌殆慢的工作態度。
  「坦承錯誤很好,那後續處理就交給你們了。」
  「遵命!」
  整齊地行舉手禮,接到命令的護衛隊連忙回到紛亂的現場去控制及處理情況。北尼德蘭雖然也很擔心妹妹接下來的下場,但因為這是由西班牙親自下達的命令,所以他只好忍著滿腹擔憂跟著隊員們去處理後續。
  製造騷動的馬匹被帶回,人潮由於轉而準備起晚上的舞會而隨之散去。除了還有幾名隨身的部下之外,留在原地的大概就只剩下西班牙與貝露了。
  她低下頭,完全不敢看他,只希望可以立刻逃離這種尷尬的奇怪場面。她從來就沒打算用這麼近的距離跟他接觸啊!
  「吶,南尼德蘭,有受傷嗎?」那是突然放柔的溫和嗓音。
  「沒有,謝謝您的關心……倒是……」急忙搖頭,因他的態度而措手不及。「您……不責備我嗎?」她方才的舉動或許真的傷到了他的愛駒也說不定……
  「嗯?當然要責備啊。」愣了一下,而後給予理所當然的答案。
  「唔,嗯……也是……」啊,她為什麼要自己討罵啦!
  「頭抬起來,南尼德蘭。」
  安東尼奧頓時壓低了聲音,僅是簡短的幾個字就讓她宛如著魔般地緩慢將臉抬起。她以為緊接而來的會是他嚴厲的斥責眼神,卻沒想到取而代之的竟是他有些無可奈何的笑顏。
  「責備妳的莽撞、責備妳都忘了自己的安全……」用綠色的眼眸凝視著貝露,大概確認了一下少女臉上並無外傷,安東尼奧以眼瞳中的滿盈笑意回應她湧上的一臉潮紅。「若是讓這麼漂亮的臉蛋受傷不是很可惜嗎?」
  「咦?我、我以為您……」錯愕,他罵的理由完全顛覆她的想像。
  「妳以為我會因為馬而罵妳?」爽朗大笑的他輕瞇起眼。「哈哈,其實牠不是那麼容易就會受傷的馬啦,大家都太大驚小怪了。」
  「是這樣呀……?」嗯,如果從那匹馬的狂暴來判斷也的確是啦……
  「就是這樣啊。話說回來,與其去顧慮我的馬有沒有受傷,更重要的應該是大家的安全吧?畢竟我那匹馬的脾氣實在是太過火爆了,能控制的人根本沒幾個,有時候連我都很難壓制得了呢……」
  大概是因為與她的信念相同吧,從他口中吐出的字句讓她有種莫名的感動,就連對他投注的視線裡隱約都多了點敬佩的感覺。
  啊啊,這個人……
  ──或許就正是她所期待看見的「王」吧?
  「總之,身為女孩子,妳要更愛惜自己呀。」安東尼奧邊說邊將貝露放下,在她雙腳觸地的瞬間,再度低頭拉近了與她的距離。
  瞳孔裡的光輝一閃一閃,奪目炫人。
  「除了匈牙利之外,我還沒見過像妳這麼聰明又大膽的女人。」
  謎樣的情緒蠢蠢欲動,他無可比擬的渴望全被眼前的她給一次點燃。
  若是能讓她染上自己的顏色,想必會很有趣吧?想著想著,他嘴邊的笑意就更是深了。
  「妳做得很好。」他如此說道。
  而同樣回以笑容的她,卻察覺到了他潛藏於笑容中的那抹不懷好意。



  坐在床緣,視線卻不時飄向那被靜置於身旁的火紅色晚禮服與高跟鞋,光是存在著就令貝露難以喘息。她已經盯著它們好一段時間了。


  「這送妳,南尼德蘭。」回房後不久,西班牙便親自領人將禮服及高跟鞋送來,突如其來的造訪讓她著實吃了一驚。
  「送我?為什麼?」望著鮮豔的焰紅衣飾,她更加困惑了。
  「晚上有舞會,我要妳當我的舞伴。」調整了下搶眼的大紅色海盜帽,他爽朗地回答。「就這樣了,不准遲到或缺席喔。」


  ──說完,安東尼奧就自顧自的走了。
  「這算什麼……」
  是對她方才舉動的獎賞嗎?如果是,那她或許要對他失望了。
  「我不是為了討好他所以才這麼做的呀……」
  她承認她是有想與他好好相處的念頭,但以這樣類似男女情愛為前奏來急速拉近關係的方式並不是她所想要的。更何況,他們之間的關係目前除了冰冷的主從階級,根本連朋友都還稱不上。
  羽睫輕顫,她望向晚禮服,火焰燃燒般的紅色鮮明地倒映在她青綠色的杏眸之中。
  紅色。
  如同熊熊烈火的紅色。
  無法轉移,難以忽視,那是與他多麼相似又相襯的顏色。
  若是換上了屬於他的顏色,她是否就會隨著時間被烈火給吞噬侵蝕,而後,逐漸轉變成他真正的所有物呢?
  「……算了吧,我可不是那麼容易被攻陷的女人。」
  索性一次拋開如朦朧雲層般籠罩的思考,貝露開始褪去衣物,穿彈可破的雪白肌膚轉而以灼目的晚禮服遮蔽,於亮黃色髮絲上別上鮮紅花飾,映著火光的高跟舞鞋將會成為奪走他人目光的焦點。
  她旋身,對著鏡內的自己確認裝扮是否完美無暇。
  ──今夜,就暫且隨著他的願望起舞吧。
  「但是,我會做的也就僅止於此而已。」只有今夜,她會舞著屬於他的顏色。



  豪華的上等料理四處可見,三層水晶吊燈反射著此起彼落的光線,身著華麗衣飾的人們開心暢飲暢談,佔滿皇宮大廳的是極為豪奢的盛宴。
  被指名為舞伴的貝露現在正站在坐於王位上的安東尼奧的身旁。
  「別皮笑肉不笑的嘛,南尼德蘭。」無視自己長時間的直盯正是造成她表情僵硬的原因,安東尼奧用單手撐住下巴這麼開口:「我又不會吃了妳,何必對我這麼警戒?」
  「我只是謹守該有的禮儀,請您諒解。」任憑雙手環在胸前,她微笑地對他這麼回答,口吻聽來毫無起伏。
  「唔喔,好冷淡喔。」毫不吝嗇對他人展露笑容,一派從容的安東尼奧向貝露伸出空著的手。「會跳舞吧,南尼德蘭?」
  「我只會節慶時跳的簡單舞步。」她僅是盯著他伸出的手,沒有其他動作。
  「那就夠了。」自動拉過她的手,安東尼奧從王座上起身。
  見到宴會主人有所動作,在旁待命的樂隊成員紛紛將樂器拿起,在指揮的手勢指示下做好了準備動作,剩下的就待安東尼奧的指令了。
  他牽著她,緩步往舞池中央走去,眾人的視線被逐漸地集中於一點。音樂隨著他的步伐響起,仍舊是那套海盜服飾的安東尼奧領著一身艷紅的貝露在眾人的面前揭開舞會序幕。
  踏步。轉圈。漫舞。
  雖然剛開始似乎因為不熟舞步而跟不上他的帶領,但慢慢地,她已逐漸能抓到舞步的節奏與時機,漸趨流暢的俐落動作讓他不禁在心底佩服起這丫頭的學習能力。爾後,就像是朵在一片燦爛之中傲然挺立的熱情紅花,她果然正如他所想的成為了舞會焦點。
  紅色。
  紅色的火,紅色的花,紅色的光。
  奪目又燦爛的,鮮麗不已的──屬於他的顏色。

  ……果然,很討厭吶,這種曖昧不清的不自在感。

  「把一切煩憂拋開,綻放出最美麗的笑容,盡情地在舞會中跳上一整晚……」一把將若有所思的貝露給拉進懷裡,安東尼奧用額頭抵住她的。「看來妳還尚未掌握舞會的基本要領呢,南尼德蘭。」
  她的碧眸在剎那間滲出了一絲驚慌,但很快的,就雲淡風輕般地恢復了原有的平靜。
  「那真是受教了,殿下。」她給了個格外甜美的笑容,然後,拉開距離。淡雅的髮香在旋身之時飄散,隱隱使他有些醉心。
  「不客氣。」一雙綠色耳墜耀著光線,他緊緊握著她的手。「不過,我不太喜歡妳這樣虛偽的笑容喔。」彼此的舞步隨著樂曲加速。
  「……不虛偽的。」她毫無忌諱地丟出回覆,燦笑以對。「因為這就是我們目前的關係。」
  轉身。碰觸。分離。
  緊接著,同步。
  千變萬化的步伐與在耳邊跳躍的音樂交融。
  和帶著歡愉同時在身旁跳舞的他人不同,安東尼奧與貝露之間的氣氛真要比喻的話或許也僅有劍拔弩張可以形容。現在,究竟是誰在試探誰呢?
  「何況,您不也是如此嗎?」
  「哈哈,也就是說我還有待加強呢。」他淺淺苦笑。「妳啊……該不會是討厭我吧?」
  「您認為呢?」
  沒什麼討厭不討厭的。
  她知道他不過是找到了玩物,此刻的溫柔都只是短暫的謊言。而她,不會輕易交出真心,也不會隨便就信服他為她的王。所以,她只要為了和平而展出微笑就好。
  就算身著紅色、就算短暫地染著他的顏色,她也不會輕易被他的顏色給吞噬。
  「妳果然……很有趣。」他細語,沒讓她聽到地。
  倔強、自我意志強烈、不輕易屈服……
  以及那雙被紅色給襯托得動人、與自己相似卻截然不同的綠色眸子。安東尼奧看過很多女人,但卻已經很久沒見過像她這樣令他感到有趣的女人了。
  舞步沒有停過,過於流暢的行進卻有著無所適從的氛圍。相較於自始至終一顆心都七上八下的她,他倒是因觀察著她的表情變化而樂在其中。
  這時,一名下屬靈巧地穿越了滿是跳舞人群的舞池,悄悄地來到了安東尼奧與貝露的身旁。而一察覺到下屬的出現,安東尼奧的表情就很明顯地出現了不悅。
  「恕我失禮,安東尼奧殿下……」即使硬著頭皮也得傳達命令,下屬單手放在胸前表達謙卑。「但腓力二世陛下急著找您。」
  貝露突然感覺到他牽著她的手心似乎開始發熱、冒汗。
  就連綠色的眼眸,都晃動起不安的色澤。





※試閱結束。

Trackback

Post

您的名字:

Url:

密碼: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10

08

edit
瓏月 [No.409 - 11:31 2011]
[����]嗯嗷嗷嗷嗷嗷嗷[/����]這樣的西比好正點啊(尖叫

只可惜我太遲看到了!!

樓主還賣本子麼(太遲了吧喂
10

09

edit
卡琳 [No.410 - 13:37 2011]
瓏月>>
西比本的預訂時間開放到11/10日為止.有興趣想預定的話現在是絕對還可以預定的~
本站也有預定頁的連結.稍微找一下一定找得到的ˊˇˋ
10

26

edit
 [No.428 - 22:11 2011]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